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穿越言情小说 » 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 »  088 妇唱夫随,大秀恩爱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88 妇唱夫随,大秀恩爱

小说: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作者:甜味白开水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林瑾瑜说想今日回门省亲,南宫烨便命冷焱先去相府里通禀一声。

    两刻钟后冷焱便返身而回,说是林振青与谢玉芳都在府中,随后便可出发而去。

    南宫烨对冷焱说道:“你带上礼物我们现在便出发。”

    林瑾瑜闻言转眸看向了南宫烨,她没有想到南宫烨心细如丝,却是连回门的礼物都已经想好了。

    只是,对着那一屋子的人,她真是不太愿意送礼物给她们的。

    二人收拾了一下便起身出了莫言轩,林瑾瑜推着南宫烨,到了府门口时,当林瑾瑜见到两辆马车时便对南宫烨说道:“我们乘一辆过去吧。”

    南宫烨眸色闪了闪,便说道:“好。”

    林瑾瑜与南宫烨二人上了一辆马车朝林府缓缓而去。

    此次准备的马车比较宽敞,林瑾瑜与南宫烨坐在里面还有许多空余的位置,一路之上,林瑾瑜上了马车之后便开始神游,思索着人世间的事怎么可以这么千奇百怪?

    南宫烨安静地坐在她的身旁,转眸看着她的侧颜。

    隔了一会儿,南宫烨便听见身旁的人似是纾了一口长长的气,随后便听见她问道:“南宫烨,我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件事?”

    南宫烨转眸看向林瑾瑜,回问道:“你是不是想让我配合你在谢玉芳面前做戏?”

    林瑾瑜一听,身子忍不住震动了一下,她扬起睫毛不可思议地看着南宫烨,这个男人,他好恐怖,为什么他会知道她心中所想?为什么?

    南宫烨见林瑾瑜眸色之中难掩惊诧之色,便解释道:“娘子,你嫁给我这事不就是谢玉芳所为么?我一直待在南临,对于林府的事也是知道的,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不想让你好过。你既是我的娘子,我就应该处处维护你才对,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义务,所以,不用你说,只要你说出的话我能够懂,我都会极力配合你的。”

    他因着中了寒蛊而肢体残缺,且又被人疯传说他无法人道,是以,那个谢玉芳才会想到这样的方法让娘子嫁给自己,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不想让娘子幸福。

    如此心肠歹毒的人,他也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况且,他的娘子本就是个小刺猬,被别人刺了之后她就使劲地往回刺,她是他的娘子,只要她想要刺,他便在一旁协助她,想要怎样都可以的。

    林瑾瑜凝眸定定地看着南宫烨,他的话让她吃惊,他说维护她是他的责任也是义务么?

    为什么?

    他这般对待自己,让她情何以堪?

    对于南宫烨的好,她已不知说什么好,千言万语只能汇成一句:“对不起……”

    她知道这样利用南宫烨去气谢玉芳是不对的,但是,她与南宫烨的这段婚姻很,谢玉芳是始作俑者,所以她心里不爽,她承认自己之所以想要回门就是想回去气一下谢玉芳,最好气到她吐血!

    南宫烨薄唇微抿,笑着回道:“娘子,你不要有什么内疚之感,也不要有太多的压力,你在相府的日子一直过得不好,这些我都知道,我只希望,在你随后的人生之中能够快乐一点,这样,我也会觉得安心。”

    出口的话语,语调虽然平淡,却是声声撞击在身。

    林瑾瑜放置在腿上的手不自觉中交缠在了一起。

    南宫烨垂眸睇着她的手,暗沉的眸色渐渐盈亮,一抹浅光渐渐浮出。

    林瑾瑜兀自绞着手,隔了一会儿,她才有些艰难地问道:“我们要不要对一对台词?”

    因为觉得尴尬,她是垂眸对着自己的衣摆说出这句话的。

    既然要唱戏,可不就是要写剧本么?万一到时候两个人唱不到一处去?岂不是会被谢玉芳看笑话?

    “台词?”对于这个现代名词南宫烨自是听不懂的。

    林瑾瑜眼眸眨了眨,换了一个词,说道:“就是戏本里的唱词。”

    南宫烨闻言,忽而咧开嘴大声地笑了起来:“哈哈……”

    林瑾瑜转眸看着忽而发笑的南宫烨,她一个头两个大,完全不知道南宫烨在笑什么。

    有那么好笑么?

    南宫烨先是大笑了两声,随后声音慢慢收敛,林瑾瑜看着他一头黑线,终是忍不住地嘴角抽搐道:“你在笑什么?有那么好笑么?”

    “娘子,你真的好好笑……”南宫烨在听见林瑾瑜的问话后,不但没有收住笑,反而继续笑得欢快得很,看得一旁的林瑾瑜完全不知今夕是何夕。

    这个人是疯了不成?

    南宫烨又兀自笑了一会儿后方才收了笑,他说道:“不用对唱词的,你尽管做你的便是,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林瑾瑜闻言,眼角闪了闪,唱戏不用对台词的么?这个人真的那么厉害么?难道她想要说什么想要做什么他全部都知道么?

    要不要这般骇人?

    挣扎了半天,林瑾瑜终是点头道:“好吧。”

    南宫烨微微颔首,薄唇微抿,随后的时间,一路无话,到得林府府门前时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了,当林瑾瑜掀开马车车帘时,却见林振青已经率众侯在了府门前。

    林瑾瑜冷眼扫过众人,是呵,她虽说嫁了个残废,但是,南宫烨到底是宣王的儿子,那身份与地位自是不一样的,而今她回门,这些人不管心里对她是个什么样的想法,但是在面上却是都要颔首相迎的。

    正冷睨着众人时,林瑾瑜忽觉自己的手被人握住了,她回眸一看,却见南宫烨竟是朝她扬起了一抹笑,虽然她看不清楚他的眼眸,但是她知道,他的眼睛也在笑,带着阳光般的温暖。

    林瑾瑜朝他点了点头,随后在冷焱的帮助下将南宫烨带下了马车坐在了轮椅之上。

    下了马车之后,林瑾瑜去到南宫烨的身旁半蹲在他身前抬手为他理顺了衣袍,南宫烨素来爱穿白色的衣衫,想必是个十分爱整洁的男子。

    南宫烨在见到林瑾瑜竟是为他理衣袍时,深邃的眼眸渐渐浓郁,口中却是说道:“谢谢娘子了……”

    那一声说得轻柔无比,温柔无比,林瑾瑜凝眸看向南宫烨,她居然还在他的眸中见到了传说中的深情款款,为他理衣袍的手就此僵在原处。

    这个……他入戏还真是快啊!

    谢玉芳立在林振青的身侧,当她见到这当众秀恩爱的二人时,脸色黑了不止一层。

    林瑾瑜对着南宫烨,唇角扬起一抹甜蜜的笑容,说道:“照顾你是应该的,我是你的娘子嘛……”

    那出口的话语,要多酸就有多酸,完全视立在府门口的那一干人等为无物,听得立在她们二人身侧的冷焱与玲珑的身上似乎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们家的二少奶奶,还真不是一般地会演戏啊,还有他家二爷,当真可谓棋逢敌手。

    林瑾瑜说完话语后,竟是抬手捂住唇咳嗽起来:“咳咳咳……”

    南宫烨见状忙关心地问道:“娘子,你的风寒还没好么?”

    林瑾瑜闻言,捂唇的手就此僵在原处,她神色微愣地看着南宫烨,这个人,是不是也有点太吓人了?

    她方才之所以咳嗽是因着之前谢玉芳送她的那件嫁衣,那件嫁衣之中缝了细微的毒针,穿了之后银针之上的毒就会浸入皮肤之中,最后再经过皮肤渗入血液,那毒素所带来的表面现象与风寒差不多,但是,日子一久必然会致死的。

    而今她这般装,那南宫烨又是如何知道的?

    “咳咳……是还没有好……”林瑾瑜心中虽然疑惑颇多,却是顺着南宫烨的话接了下去。

    谢玉芳在听见林瑾瑜的咳嗽声以及她与南宫烨的对话时,眸色沉了沉,露出了阴狠之光。

    “二公子,您二人舟车劳顿,还是先进府休息吧。”在府门外立了许久的林振青终是找到了空档说了话。

    南宫烨凝眸看向他,颔首道:“小婿谢过岳父大人。”

    林振青忙地点头道:“应该的,应该的。”

    林瑾瑜随后推着南宫烨朝府门行去,由于林府的府门与宣王府不一样,林府的府门是有台阶的,是以,南宫烨的轮椅只能由其他人提上去才行,到得台阶前,冷焱便上前与林瑾瑜一起将他的轮椅抬了上去。

    进了林府府门之后,林瑾瑜又一路推着南宫烨朝前厅行去,林振青,谢玉芳,林瑾珍以及相府里的其他人都尾随在后。

    一路之上,她转头对着南宫烨介绍相府的景致,二人低眉耳语,看着甜蜜异常,只是她在说话的时候却是不断地咳嗽。

    林瑾珍见状快步上前去到谢玉芳的跟前儿说道:“娘,我看那林瑾瑜看着怎地如此幸福?”

    谢玉芳冷眸睨着前方二人的背影,冷声嘲讽道:“那死丫头是装的!”

    哼!就算她们甜蜜了又怎样?她落在那贱丫头身上的毒已经渗入血液,根本就没得救了。

    “装的么?”林瑾珍微微蹙了眉,她怎么觉得那样子看着十分的和谐,一点都不似装的呢?

    一行人到了前厅之后,南宫烨与林瑾瑜便被请到了首座之上,虽然南宫烨的身份高贵,但是古人素来长者为尊,是以,上方首座还是应该留给了林振青与谢玉芳。

    南宫烨讲明原因之后也不管相府的人答不答应,直接将轮椅停在了首座的旁边,林瑾瑜见状也坐在了他的身旁,将夫唱妇随上演到了极致。

    林振青眼角跳了跳,随后便坐在了首座之上。

    众人坐定之后,南宫烨随后命冷焱将礼物呈上。

    冷焱颔首转身去拿礼物,将礼物拿来之后便将锦盒打开,随后对着林振青说道:“相爷,夫人,这两颗东海东珠是我家主子送给您二位的礼物,请收下。”

    那锦盒之中的东珠珠圆玉润,莹泽透亮,虽是在白日里,都能见到它发出的灿烂光芒。

    谢玉芳在见到那两颗东珠时,眼眸颤了颤,心中有些乱,想那东珠乃是十分珍贵的东西,听说是东琳东海之王进贡的奢侈之品,十分稀有珍贵,而今南宫烨竟是送了他们两颗东珠,想来,林瑾瑜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定然低不了。

    怎么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个南宫烨不介意林瑾瑜是林府的人么?

    还是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们在演戏?

    可是,演戏的话,还有必要送他们这般珍贵的东西么?

    坐在南宫烨身旁的林瑾瑜在见到那两颗东珠时,眼眸微转,东海东珠,她自然是听说过的,那东西昂贵异常,南宫烨居然将东珠当做回门礼送给了林振青与谢玉芳,他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他是在向在座的这些人宣告他对自己的喜爱么?

    他准备的礼物她自是不清楚的,难道他一早就知道自己回门是想要做戏么?

    林瑾瑜敛了眸,心中有些汹涌澎湃,从未知,南宫烨会在不言不语中为她做这么多的事。

    心中的感动之情再度溢出。

    林振青对着南宫烨笑了笑,说道:“多谢二公子的厚意,老夫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罢,便命赵管家上前拿走了锦盒。

    几人又说了一会儿子客套话之后便有佣人上来说午膳已经准备好了。

    林振青朝南宫烨摆了一个请的姿势,一行人便移步去了膳房。

    由于是林瑾瑜回门,是以,相府中的公子与小姐也不用参加,膳房之中便仅有四人坐在饭桌前,而奴婢小厮们则是立在身后伺候着。

    四人落座之后便上了菜,林振青脸上堆着笑,对南宫烨说道:“二公子,请。”

    南宫烨礼貌性地微微颔首,林瑾瑜伸手拿起筷子,当她刚要动筷夹菜时,却被南宫烨抬手挡住了:“娘子,你身子娇弱又染了风寒,我从府里拿了碗筷过来。”

    林瑾瑜伸出去的手几乎石化,她微微转眸睨着南宫烨,这个……南宫烨居然出门时连碗筷都带了么?

    要不要这样搞笑啊?

    林振青在听见这话时转眸看向了一旁的谢玉芳,眸中带着一些不知名的光束,谢玉芳在听见南宫烨这句话时,心尖瞬时一凉,她悄悄地转眸观察了一下南宫烨,这个鬼面残废男人,还真是一个厉害角色,他如此这般做是个什么意思?他是在告诫自己么?

    他如此的举动分明就有两种含义,一是警告林府的人,林瑾瑜已经嫁给了他,而他对林瑾瑜则是爱护有佳,让他们没事少惹林瑾瑜,二来他这是在暗讽林府以前对林瑾瑜的诸多亏待么?不仅仅是亏待,而且还对她暗下毒手么?

    呵!这个男子,好手段啊!

    林瑾瑜怔愣之时,玲珑已经上前将碗筷摆放在了她的前方,随后笑着对她说道:“二少奶奶,请用膳。”

    “谢谢夫君了!”林瑾瑜看了一眼碗筷,随后转眸朝南宫烨甜甜一笑,说了这么一句。

    林瑾瑜将夫君二字咬得异常的清晰,且声音糯糥的,十分好听。

    南宫烨在听见这二字时,心间似乎荡漾开来,成亲已经有一段时日了,这是她第一次这般唤他。

    从未觉得这两个字有多么的好听,可是今日听来,却是觉得这两个字竟是世界上最美的字眼。

    “照顾娘子,是应该的。”南宫烨伸手按在了林瑾瑜的手上缓缓说道。

    谢玉芳本已拿起了筷子,当她听得这二人之间深情而有些肉麻的互动时,拿在手上的筷子差点掉落在桌子上。

    林振青瞥了一眼身旁脸色有些微微泛白的谢玉芳,对南宫烨说道:“瑜儿能嫁给二公子,是她的福分,我们用膳吧……”

    话音落下之后众人便动了筷子,林瑾瑜拿起筷子之后便夹了一块红烧肉到南宫烨的碗里,说道:“相公,吃块肉吧,我一直听说府里大厨房做的红烧肉可是一绝,今日是沾了相公的光我才能吃到这红烧肉啊。”

    林瑾瑜话语一出,林振青的身子跟着僵直起来,谢玉芳的眉角有些抽搐。

    这个死丫头,竟是当面说这种事,她这是想让南宫烨恨她们么?

    “娘子,你在相府这么多年,竟是连红烧肉都没有吃过么?”南宫烨放下筷子看向林瑾瑜,浅浅出声,话语之中带着满满的疼惜。

    林瑾瑜听后,叹了一口气说道:“唉……这些事情已经都过去了,况且,我现在已经出嫁了,夫君你对我这么好,我又怎么会再去回忆以往那些不痛快的事呢?”

    南宫烨点头道:“娘子说的是。”

    谢玉芳本来也挑了一块红烧肉到碗里,可是听了这一段对话之后,她忽然之间就没了食欲。

    这两个人在她们面前妇唱夫随,大秀恩爱,她们只当这膳房里坐的其他人都是死人么?

    林振青面对这样的场景没有谢玉芳心中那么多不快,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太多的变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林瑾瑜嫁了个好相公。

    几人又开始用膳,没过多久,林瑾瑜忽而又从怀中掏出了一方香绢儿,转身细细地为南宫烨擦拭起汗水来,口中还殷殷叮嘱道:“夫君,虽说现在的天儿已经九月了,还是要仔细身上的汗水,免得风吹来着了凉。”

    林瑾瑜的身上鲜少有着浓郁的胭脂香味,可是,她的身上却带着一种她独有的味道,就像她此刻拿在手中的这一方丝帕,漂浮而来的清新香味,让他眉眼一弯,含笑道:“娘子吩咐的是。”

    眸中亦是情深似海的波光,林瑾瑜睇着他那眼眸,为他拭汗的手频频僵直,心跳也跟着快了些许。

    他那掩藏在厚重面具之下的眼眸仿似有着一股引力,生生将她吸附进去,有那么一瞬,林瑾瑜觉得这双眼似乎带着魔力,带着蛊惑,让她一旦吸附就有可能万劫不复。

    这样的感觉,怎么有些似曾相识?

    立在南宫烨与林瑾瑜身后的冷焱与玲珑已经习以为常,也许,他们的主子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他们都能风轻云淡。

    谢玉芳慢慢嚼着口中的食物,简直有些食不下咽了,面前这两个人当真是一方唱罢我登场,为了秀恩爱,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林振青垂眸盯着盘中之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瑾瑜为南宫烨擦拭好汗水之后便又开始用膳。

    随后的时间,林瑾瑜将一个贤良妻子的角色演绎得淋漓尽致,又是布菜又是为南宫烨擦汗,繁忙得可以,小两口的恩爱秀简直让谢玉芳完全有抓狂的冲动,到了最后竟是有一股想要吐血的冲动。

    一顿饭吃下来,谢玉芳是如坐针毡味同嚼蜡。

    真真是气死她了!

    好不容易吃了完了饭,南宫烨与林瑾瑜又坐了一会儿后便起身离开了,林振青与谢玉芳将他二人送上了马车。

    林振青立在府门前凝眸望着马车渐渐远去,南宫烨,此人当真不可小觑,还好他身有残疾,还好他是东琳的人,若他是南临的人,说不定某一天就会成为他的劲敌!

    待他二人离开之后,谢玉芳也没管林振青,急急地冲回了海棠苑,将心中的怨恨之气统统发在了下人的身上。

    “滚!都给本夫人滚!”谢玉芳对着侯在海棠苑厅房之中的下人厉声地吼了出来。

    怜儿等人脸色煞白,迅速撤退而去。

    “嘭——”待众人离去之后,谢玉芳一把拍向了椅背,怒不可遏。

    “娘,您怎么了?”林瑾珍闻讯而来,去到谢玉芳的跟前儿小声地问道。

    谢玉芳猛地一转头看向林瑾珍,眸中带着怨恨,她咬牙切齿道:“林瑾瑜,那个小贱人,本夫人终有一日要将她碎尸万段!”

    林瑾珍看着谢玉芳,秀眉微锁,说道:“娘,我们这步棋是不是走错了?”

    “错了?”谢玉芳眉毛微挑,哼道:“就算他们这般恩爱又如何,那南宫烨终究也是一个废人,林瑾瑜那贱丫头这辈子都别想过正常女人的生活!”

    林瑾珍闻言,眼眸眯了眯,点了点头。

    “夫人,奴婢有要事禀告。”本已离去的怜儿得了讯息之后又转回了厅房,在外禀告起来。

    谢玉芳平顺了一下自己的怒意,开口道:“进来吧。”

    怜儿推门进屋,见到谢玉芳与林瑾珍先是请了安,随后便说道:“夫人,老爷方才派人来告知,说是已经找到邪医云思辰了。”

    谢玉芳眸色一亮,陡然站立起身,本是愤怒扭曲的脸庞忽然之间绽放出了笑意:“真的?他在哪里?”

    怜儿回道:“他在福顺医馆。”

    谢玉芳早已等不住地起身离开,一面走一面吩咐起来:“走!我们现在就去请他过府给李嬷嬷治病。”

    怜儿颔首跟在了谢玉芳的身后快步出了海棠苑。

    这厢,林瑾瑜与南宫烨坐上马车之后,林瑾瑜的身子随着马车的摇晃微微动了起来,而南宫烨则坐在一旁保持沉默。

    林瑾瑜转头看向南宫烨,问道:“南宫烨,你怎么知道我方才咳嗽是想要装出风寒的样子。”

    南宫烨据实回道:“上一次你自西玥回到东琳之后,我便命人在相府外保护着你,我的人告诉我谢玉芳送了一件嫁衣给你,依照她的心思,她怎么可能送好东西给你呢?”

    “哦。”林瑾瑜点了点头,那一次她从西玥回去,南宫烨并未派人跟着她,但是,当她回到林府之后便又命人保护起她来。

    他对她真是太好了,好到她都想打个地洞钻下去从此不见人了,她真是无颜面对他啊。

    “南宫烨,谢谢你……”

    今日这出戏,南宫烨简直唱得太完美了,他唱得越完美,她心底的内疚就越深,面对这样的自己,他非但不责怪她,还帮着她在旁煽风点火壮大燎原。

    面对林瑾瑜的感谢,南宫烨只说道:“不谢。”

    林瑾瑜微微眯了眼,又想起了碗筷的事,南宫烨此举是一早就已经想好了的,想要用碗筷来告诫林府的人。

    南宫烨此人,虽然身残,但是,他的计谋与手段却是可以略见一斑的。

    他若不是残废了,想必,在东琳的朝堂之上也该是会有一番大的作为吧?

    脑中忽而划过了一个念头,其实,以后的人生就这样与南宫烨走下去,却也不会太差,至少,他会帮她抚平眉间的褶皱。

    如此,是不是也就够了?

    只是……爱这个字,对于现在的她来说,的确还是一种奢侈。

    回到宣王府之后,南宫澈跟前儿的侍卫冷煜竟是侯在了莫言轩外,南宫烨见到冷煜时朝他微微颔了颔首,尊敬地唤了一声:“煜叔。”

    立在南宫烨身侧的冷焱在见到冷煜时开口唤了一声:“爹。”

    冷煜朝他二人点了点头,随后对南宫烨说道:“二爷,纳兰昊月于明日晚间在御花园设宴,一是为了庆祝王爷得了儿媳妇,二是欢迎安宁公主,还请二爷与二少奶奶准备一下,明日下午便随王爷进宫赴宴。”

    南宫烨点头道:“好的。”

    冷煜随后便起身离开了。

    林瑾瑜在听见又要进宫赴宴时,脑中居然划过了纳兰睿淅那一张疏远而冷凝的脸。

    既是皇宫夜宴,那么,明日晚上便是不可避免地要见到纳兰睿淅。

    之前与他相处的朝朝暮暮仿佛还在昨日,虽然她对他没有爱,但是,他却是第一个喜欢上她,并且对她好的男子。

    一时间,思绪纷飞,心绪悠远。

    “娘子,你不想进宫赴宴么?”南宫烨看着林瑾瑜的神色有些飘远,遂说道:“如果你不想去的话,留在府中便是。”

    话语一出,林瑾瑜忽而收了思绪对他说道:“还是去吧。”

    都说那夜宴一是为了庆祝宣王得了儿媳妇,如果她不去是不是不太好啊?

    南宫烨微微挑了眉,看向林瑾瑜,唇瓣微抿,却是没有再说什么。

    此时的福顺医馆,谯掌柜在见到那个摇晃着折扇一身黑衣的云思辰时,立即从柜台转了出来朝云思辰颔首道:“少庄主,您来了啊……”

    请安的同时谯掌柜忍不住偷瞄了云思辰一眼,今儿个这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么?他已经许久未曾见到少庄主了,却不想,再次见到少庄主,他居然穿上黑色的衣服了!

    云思辰自然知道谯掌柜心里那些弯弯肠子,他折扇一收敲在了谯掌柜的脑袋上,抬眉问道:“怎么?爷不适合穿黑色衣服么?”

    他就不相信了,凭他那风华无二的气质,会有衣服穿在他身上不好看的?

    谯掌柜闻言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摇头道:“没有,没有,少庄主说哪里的话,您丰神俊朗仙人之姿,穿什么都好看的。”

    云思辰满意地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

    谯掌柜忍不住一头黑线。

    “你去做你的事吧,爷在这里等人呢。”云思辰揶揄完谯掌柜之后便对他吩咐起来。

    谯掌柜点了点头又转回了柜台之后去坐自己的事,当他拿出账本翻开时还是忍不住偷瞄了一下自家少庄主,不知为何,怎么这次见到少庄主,总觉得他有些不对劲呢?而今的他虽然也戏耍自己,但是,他眸中的笑容看着却是那么低牵强。

    发生什么事了?

    正思索间,谯掌柜只觉门口忽然暗了一分,他转眸一望,发现医馆门口竟是立了四五个人,为首之人穿着一袭绛色的锦袍,看着有四十岁的模样,头上梳着富贵发髻上戴金簪。

    “这位夫人,您是要抓药还是看病啊?”谯掌柜见来人身着富贵定是有大生意可做,遂急忙转出柜台迎接而去。

    谢玉芳立在门口,她是来求邪医医治的,是以,脸上没有平日里飞扬跋扈的神情,但是,由于长时间的熏陶,她的眸中却仍旧带着一丝难以隐藏的高傲。

    “这位掌柜,本夫人想见一见你们少庄主云思辰,云公子。”谢玉芳见到谯掌柜迎了出来,努力地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使得自己看起来比较的谦恭与和蔼。

    谯掌柜听后眼眸微睁,旋即转身看了看云思辰,云思辰此时也与他回眸对望,朝他几不可闻地点了点头。

    “这位夫人啦,您今日真是好福气啊,刚巧我们少庄主今日在福顺医馆里。”

    谢玉芳闻言眸色一亮,说道:“是么?请问他在哪里?”

    谯掌柜身子一转,手臂一侧指向了云思辰,介绍道:“这位夫人,这位就是我们云少庄主。”

    谢玉芳顺着谯掌柜的手看了过去,发现在医馆的角落里坐着一名身穿黑色衣衫的男子,那男子虽是坐着的,却仍旧显得高大,此时他正侧着脸,她只能看见一个轮廓,虽说只是一个轮廓,谢玉芳也能分辨出来,这个男子乃是一名英俊的男子。

    “云少庄主,您好!”谢玉芳疾步朝云思辰迈去,到得他跟前儿时朝他恭敬地颔首说了一声好。

    云思辰懒懒回眸看着眼前的妇人,眉眼之中带着漫不经心:“你谁啊?”

    谢玉芳自我介绍道:“我是南临右相林振青的夫人,我想请云公子去府上医治一个病人,如若云公子能够治好,我一定重重酬谢云公子。”

    云思辰挑了挑俊眉,桃花眼微眯,讽刺道:“就算把你整个林府给卖了,你觉得爷会看在眼里么?”

    话语一出,谢玉芳便噎在当场,喉咙里像是吞了个苍蝇似的,十分难受。

    这个云思辰,说话怎地这般地狂妄?

    不过,现在救人要紧,她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有才华的人大多数脾气都比较怪。

    “云公子说的是,倚云山庄富可敌国,哪里是我们这种小小相府可以比拟的,只是,念在医者父母心这话上,还请云公子出手救救病人。”

    云思辰哼了一声,折扇一甩,拒绝道:“爷今日心情不爽,不想医治。”

    谢玉芳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个邪医果真如传言一般,看病只看心情啊。

    那么……她该怎么办呢?

    给钱他瞧不上,晓之以理他又根本不遵循原则,而今,便只能动之以情了。

    心中有了想法之后,谢玉芳竟是做了一个让她身后那些奴仆们十分惊讶的动作,她竟是上前跪在了云思辰的跟前儿。

    “云公子……求求您大发慈悲,救救我的嬷嬷吧……”

    对于李嬷嬷,谢玉芳有着别样的感情,而今为她求医,她自然也是真情流露,这般一说,眸中的泪水泛滥而出。

    云思辰摇晃着折扇,垂眸睨着谢玉芳,这个死老太婆,对待小鱼儿和听雨这般凶残,却对一个婆子这般情深意重。

    原来,她这般恶毒的人居然还有良心?

    如果自己不知道前因后果,今日若是被她这般一拜,眼泪一流,兴许他就治了!

    可惜的是!那李嬷嬷身上的伤都是他命人弄的,他又怎么可能去治呢?

    不过,玩儿一玩儿倒是可以的,近来这些日子他憋闷得可以,有人送上门来让他玩儿,他,何乐而不为?

    心里虽是有了想法,但是云思辰的脸上却是仍旧一副漫不经心的状态。

    谢玉芳见他这样,随后双手伏地,朝地上磕了下去:“云公子……求求您了……救救她吧……”

    她每一次磕头都磕得掷地有声,听得怜儿等人是不断地抖动着身子。

    谢玉芳哭哭啼啼地磕着头,她不知道自己磕了多少下,头皮似乎也被她磕破了,血水也顺着额头缓缓滑下。

    “大夫人,您流血了!”怜儿在见到谢玉芳额头之上缓缓而下的血渍时,惊得从怀中掏出手绢儿,蹲在她身旁就要为她拭血。

    “你不要管我!”谢玉芳一把推开怜儿,继续狠狠地朝地上磕着头。

    云思辰冷眼看着谢玉芳,见她已经磕头脑部犯晕之后终是为难地点了点头,说道:“得!念在你如此有诚心的份儿上,爷就陪你走一趟。”

    谢玉芳闻言大喜过望,又磕了几个响头感谢道:“谢谢云公子了,谢谢了!”

    云思辰站立起身,抬手捋了捋有些褶皱的衣摆,起身朝门口行去。

    谢玉芳见状朝怜儿呵斥道:“还不过来扶本夫人?”

    怜儿惊了一下,旋即起身去扶谢玉芳。

    云思辰跟随着谢玉芳去了林府海棠苑,谢玉芳带着他到了李嬷嬷居住的寝居之中。

    由于只剩下了一个身躯,李嬷嬷一直躺在床上,她身上的伤口从来都没有愈合过,所以,床榻之上有着许多血水。

    谢玉芳还未进门之时便对云思辰说道:“云公子,一会儿您看见病人千万不要惊恐,她被人削去了四肢,眼睛和舌头也被人拔了……”

    说着说着,眼泪竟是又飙了出来。

    云思辰悠悠地回道:“我是大夫,又怎会惊恐这些呢?”

    开玩笑,那是他弄成这样的,他有什么好惊恐的?

    谢玉芳点了点头,随后转步进了房间,她去到李嬷嬷的身旁,在她耳旁说道:“嬷嬷,我给你请了最好的大夫来医治你的伤口,他是邪医云思辰,倚云山庄的少庄主。”

    李嬷嬷有些感动地点了点头,眼泪簌簌而落,流下的却全是艳红的血水。

    谢玉芳忙地拿手绢儿为她拭去了脸上的血水,随后转身对云思辰说道:“云公子,请。”

    云思辰收了折扇,随后跨步去到李嬷嬷的床榻前,当他见到床榻之上的李嬷嬷时,惊恐地骇道:“天啦,是什么人居然将你弄成这样?”

    李嬷嬷在听见云思辰的声音之时,剩下的身躯整个战栗起来,这个声音……这个声音……她永远都不会忘记,每每午夜梦回时,她都会被这个声音吓醒!

    这个人,就是那个害她至此的人啊!

    夫人啊……她被骗了!

    可是,可是她根本就说不出话来,当真是可恨……可恨啊……

    心中五味杂陈的感情肃然而起,有胆颤,有惊恐,有悲愤,有不甘,种种强烈的感情交织在一起,李嬷嬷竟是朝外呕了一口血。

    “唔……”

    云思辰在见到她呕血时,眼眸一瞪,对着谢玉芳说道:“她怎么呕血了?”

    谢玉芳吓得脸色一白,立即上前握住了李嬷嬷的手,眼泪滚落而出:“嬷嬷,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

    云思辰在一旁也跟着急了起来,他说道:“你先让让,让我给她看一看。”

    谢玉芳忙地点头道:“好……好……”

    李嬷嬷在听见这个刽子手还要给她看病时,头部强烈晃动起来,口中一直不停地嗯嗯……啊啊……惊吓到了极致。

    当云思辰还未触碰到她的躯干时,李嬷嬷竟是头一偏,闷出一口血后便气绝生亡了。

    “她……怎么了?”云思辰瞪大眼睛,盯着床榻之上那个已经没了生气的人惊骇出声。

    谢玉芳扑上前去,一把搂住李嬷嬷的身躯摇晃道:“嬷嬷……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不要吓我……”

    云思辰站立起身,去到床榻前方,抬手触及了一下李嬷嬷的鼻端,随后对着谢玉芳叹了口气道:“夫人……她已经走了……请节哀……”

    “什么?!”谢玉芳转头看着云思辰,不敢置信地摇头道:“你胡说!她没有死!她没有死……你胡说……胡说!”

    “唉……”云思辰装作叹息的样子摇了摇头,说道:“事已至此,我就先告辞了……”

    “呜呜……李嬷嬷……”谢玉芳处于哀恸之中,抱着李嬷嬷的身躯不肯撒手。

    一屋子的奴仆噤若寒蝉,云思辰却是没有再看任何人,跨步出了房门。

    出了海棠苑之后,云思辰却见苑门前竟是又立着一名中年美妇,云思辰眉毛挑了挑,虽然他俊美无双,但是,也不至于总是招惹这些个师奶吧?

    这又是哪个老太婆?

    “您……是不是邪医云思辰云公子?”

    立在苑门前的人乃是闻讯而来的郁香琴,今日,当她听得谢玉芳找到了云思辰时,她的心里便止不住地欢喜,她的玟儿有救了啊。

    云思辰一把甩开折扇,摇晃着回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郁香琴在听见这种说话的口气时,忙地说道:“您一定是云公子吧,我想求您救救人。”

    “你们府上的人怎地如此之烦?”云思辰收了折扇有些不悦地说道。

    郁香琴见状跪在了地上,也朝云思辰磕起头来:“神医,请您救救我的儿子吧……救救他吧……”

    她之前听说谢玉芳在地上磕头磕到头破血流云思辰方才答应她来相府一趟,而今,自己也要使用这一招让云思辰给玟儿看病。

    云思辰眉毛一挑,问道:“你儿子怎么了?”

    郁香琴见云思辰问询,遂站立起身,上前一步在云思辰身前压低声音说道:“神医,我儿他遭人毒手,失去了男性功能……”

    她说得十分小声,生怕身旁的人一个不注意便听了去。

    然而,她又哪里知道云思辰的想法?

    “什么?!你说你儿子不能人道了?”

    果不其然,当郁香琴的话还没有说完,云思辰竟是带着内力惊吼出声。

    云思辰的脸上带着满满地不可思议,似是根本就不相信这个世上居然有男子不能人道一般。

    开玩笑!她儿子那种败类,居然连自己的亲妹子都不放过,如此人渣,风流倜傥维持人间正义潇洒不羁的他,又怎么不会落井下石呢?

    传说,云思辰今日说的这一句话,几乎整个紫尧城的人都听见了,可见,他是用尽了全力吼出了这么一声。

    郁香琴完全没有料到云思辰会这般大声地说话,待她反应过来之时,却是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的身边已经站满了相府的下人。

    那些下人们在听见云思辰这一声震雷之吼时,竟是转身带着这个劲爆的消息四散离去了。

    “你……你们……”现下的状况郁香琴完全无法掌控,她该怎么办?这些下人们都听见了,如此,不出明日,整个紫尧城的人都会知道她的玟儿不能人道了。

    郁香琴抬手指着那些早已散去的下人奴仆们,竟是一口气没上来,两眼一翻晕厥了过去。

    “二夫人!”

    郁香琴这一晕厥,立在她身后的那些婢子们便手忙脚乱地接住了她。

    云思辰在见到这样一番场景时,无辜地耸了耸肩,随后便摇着折扇大摇大摆地离开了相府。

    出了相府之后,云思辰忍不住地仰头大笑起来,好好笑,真是好好笑啊……

    他似乎已经太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只是,在那笑容之后,他为何又觉得有些心酸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