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穿越言情小说 » 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 »  082 不离不弃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82 不离不弃

小说: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作者:甜味白开水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七月二十二日的夜晚,林瑾瑜已经洗漱好快要上床休息时,却见听雨急急呼呼地进了门:“小姐,有人传了一张纸条给您,说是有十分紧急的事。”

    明日便是南宫诗语出嫁之日,整个王府里的人都要早起,是以,林瑾瑜很早便洗漱了,南宫烨也已经洗漱完毕。

    林瑾瑜接过听雨手中的纸条。

    打开纸条,林瑾瑜凝眸一看,发现那纸条之上的字迹娟丽秀雅,一看便知是便知是女子的笔迹,只见那之上写着一行梅花小楷:嫂嫂,您可不可以通知云思辰来逸都城郊大煜山的回头崖找我?谢谢嫂嫂了!

    林瑾瑜见到纸条大惊失色,急忙拿着纸条敲开了隔壁房间的门,她进去之后给南宫烨看了纸条:“南宫烨,你可知道云思辰现在在哪里?”

    回头崖?南宫诗语那丫头这么晚了跑去那里做什么?

    她想要干什么?

    南宫烨接过纸条看了一眼之后,瞬时便将那张纸条揉碎了,他眉头皱在了一起,朝外唤道:“冷焱!”

    冷焱旋即进了屋,颔首道:“属下在。”

    “云思辰那厮在哪里鬼混?”南宫烨出口的话语十分不好听。

    林瑾瑜看着南宫烨,南宫烨平日里说话十分彬彬有礼,而今这般问话,想必是十分气恼了。

    冷焱回道:“晌午听齐修说,云少庄主好似去了兰桂坊。”

    兰桂坊?

    林瑾瑜微微蹙了眉,那里可是文人骚客听琴的地方,听说那里的女子琴技卓绝,风华无二,乃是一个风花雪月的好去处。

    他去了那里么?

    南宫烨闻言对林瑾瑜说道:“娘子,你先带人去回头崖稳住语儿,我去兰桂坊将云思辰拎过去。”

    林瑾瑜点了点头,随后便带着听雨以及王府的侍卫朝回头崖奔去,南宫烨则是带着冷焱去了兰桂坊。

    兰桂坊坐落于逸都的扶摇大街之上,这条街是逸都最富盛名且繁花似锦的街道,出入的人全是非富即贵,而那兰桂坊则是个中的佼佼者,每日灯红酒绿门前络绎不绝。

    此时二楼的一间宽大的厢房之中,莺莺燕燕一片。

    云思辰坐于其中,周围美女环伺,暗香浮动。

    兰桂坊本是听琴之地,一般的人只能听琴却不能与这些女子相处,但是,云思辰乃是兰桂坊赫赫有名的大爷,他一驾到岂能听完琴就轰他走的道理?

    自然是将兰桂坊最有名的头牌叫过来好好伺候着。

    “云爷,你这个扑克牌要怎么玩啊?”一名穿着粉色香纱的女子指着云思辰手中的扑克牌蒲扇着眼睛问道。

    云思辰拿着手中的扑克,桃花眼一眯,说道:“这个东西很简单,来来来,爷教你们……”

    说罢便将手中的扑克牌铺在了宽大的八仙桌上,随后教授起来,他教的是斗地主,玩法很简单,兰桂坊的头牌都是聪颖女子,只是因为身世不好才被迫来到兰桂坊卖艺。她们在云思辰教过一遍之后便都学会了。

    教完之后云思辰便嚷嚷着要开始玩了,开始玩之前便有一女子建议道:“云爷,这扑克牌单这么玩定是没什么吸引力的,我们得有奖有惩才行。”

    云思辰桃花眼中放出光泽,调笑道:“小娘子你要怎么玩?”

    “奖的话自然就是亲云爷一下,云爷您看怎样?”

    “这个当然好啊!随便你们亲……”云思辰眼眸眨了眨,眸中泛出旖旎的光泽。

    另一名女子戳了一下云思辰的胸膛,娇嗔道:“云爷,你真坏……”

    云思辰不以为意:“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呵呵……”

    “蓉姐姐,你方才的提议之中只有奖却没有惩,这可不行啊……”几人笑闹之后便听又一女子说了起来。

    被唤作蓉姐姐的女子闻言,朝云思辰笑了笑,说道:“云爷,您看怎么个惩处法会比较好?”

    云思辰桃花眼扫了一眼周围的六名女子,坏笑道:“输了就脱衣服,怎样?”

    “云爷……你怎么可以这么坏?”

    “是啊……”

    云思辰笑问道:“怎样?玩儿是不玩儿?”

    “云爷都这样说了,我们姐妹又岂有不玩的道理?”

    “对啊,玩儿吧……”

    云思辰修长的手指开始洗牌,哼哼道:“今儿个可是你们自己要玩的,等会要是脱光光了可别怪爷哦?”

    “云爷,我们可不一定会输啊……”

    “哦?是么?”云思辰闻言一声浅笑,抿唇不语。

    房中众人接着便玩起了斗地主。

    兰桂坊外,南宫烨带着冷焱一脸阴沉地出现在了大门处。

    招揽生意的小厮在见到南宫烨时,眼眸微瞪,吱唔问道:“二爷……您怎么来了?”

    在逸都,但凡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南宫烨的名号,只因他那身装扮,想不让人记住他都难。

    不过,这个传闻中的二爷也只是名气大而已,见过他真人的却是少之又少,听闻他鲜少出门,而今怎么竟是逛起花楼来?他能人道了?

    南宫烨闻言没有回话,身旁站立的冷焱冷声问道:“云爷在哪个厢房?”

    来找云爷的?

    小厮眼眸瞪大,心里只道这事难办了,那云爷在入厢房时吩咐了今晚谁来找都不见,而这个二爷,看着似乎也不好惹,他该怎么办呢?

    “问你话呢,你哑巴了?”冷焱见小厮半天没有回应,提高了声音呵斥起来。

    小厮吓得一抖,实话实说道:“云爷吩咐了,今儿个晚上不让人打扰,小的不敢说。”

    南宫烨听后,手指朝前一摆,示意冷焱命人进去搜。

    冷焱得令之后便打了一个暗号,兰桂坊的门前瞬时蹿出无数条黑影,那些黑影不理小厮惊愕的眼神迅速进了兰桂坊去寻找云思辰的踪迹。

    片刻之后便见一名黑衣人出了大门前来回话:“禀告二爷,云少庄主在二楼牡丹厢房。”

    南宫烨薄唇抿紧,半晌方才吐出两个字:“上去。”

    “诺。”

    众黑衣人得令之后,便一左一右地架着南宫烨的轮椅飞身直入兰桂坊的大门,完全视那些大厅中惊愕的众人为无物。

    小厮在见到这番场景时,抬手拭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心中感叹道,这年头,生意真是不好做啊。

    南宫烨飞身直上时,兰桂坊的老鸨出现在了二楼的厢房,当她见到南宫烨时,惊诧出声:“二……二爷?”

    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么?

    不能人道的人也来喝花酒?

    冷焱冷着脸朝老鸨呵斥道:“闪开!”

    老鸨吓得靠在了木板之上,身子一动不动。

    南宫烨到得牡丹厢房时,齐修上前颔首对他请安:“给二爷请安。”

    “你走开。”南宫烨对齐修只说了这么一句,随后直接面无表情地对着冷焱说道:“将房门踢开。”

    齐修侧开了身子立在南宫烨后方,他在听见这个命令时,眼角抽了抽,心里七上八下的,有些不安稳。

    今日少庄主很是奇怪,刚来兰桂坊时便听大厅里的人在谈论明月郡主明日的婚事,他那个少庄主倒好,在听见那些人谈论此事时,竟然无故发飙将别人打了一顿,害得他一直不停在善后。

    而今倒好,二爷怎么又来了?

    他二人今日是想将兰桂坊的屋顶给掀了么?

    冷焱闻言眼角颤了颤,心里想着,那里面的人可是云少庄主呢,踢开的话要是里面有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云少庄主会不会撕碎他啊?

    但是,主子的话不能不听啊,所以,冷焱一个燕子回旋踢便踢在了房门之上,他脚部遒劲有力,一踢之下,那门不仅开了,而且那门板还华丽丽地飞了出去,当真可谓地动山摇。

    厢房之中本是莺歌燕舞之声绕梁不断,在听见这一巨响时,房中的人瞬时安静了下来,一时间噤若寒蝉。

    南宫烨坐在门边朝内望去,但见房中有六名女子,这些女子有些个的衣衫完好,有几名却是脱得只剩一件单薄的肚兜了,当真可谓凉爽得很啊。

    那些女子在听见剧烈响声的一刹那自是愣在当场,而当她们在见到一身骇气的南宫烨时,惊叫出声:“天啦!是二爷!”

    那些已经脱得十分凉爽的女子在听见这声惊呼时,迅疾俯身从地上捞起了自己的衣衫穿了起来,脸色吓得惨白。

    云思辰坐在花丛之中并未因为响声而回头,他只对着女子们说道:“来,我们继续玩牌……”

    话语声之后,女子们皆坐着不动,她们谁敢动啊,门口出现了一个那么恐怖的人,她们是想死不成?

    “爷在说话呢,你们都聋了不成?!”云思辰见所有的女子都没有动,遂一声暴吼。

    云思辰在女子面前从来都是潇洒倜傥温润如玉,却是从未在女子面前发过这般大的脾气。

    而今一吼,那些女子们也吓到了,竟是颤抖着双手去拿那些散乱在桌子上的牌。

    南宫烨见状对冷焱说道:“去将房中的闲杂人等给我扔出去!”

    “是。”冷焱随后一摆手,黑衣人蹿涌而出,或夹或扛或抬或拎,眨眼之间就将房中的女子清理干净了,那速度真是让人觉得望尘莫及。

    将这些女子清理完毕之后,冷焱将南宫烨推进了屋,随后找到被他踢飞的门板转身将门板安上,自己则是侯在了房间之外。

    齐修在见到冷焱这一系列干净利落的动作时,朝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表示赞赏,二爷的属下就是不一样啊,雷厉风行。

    冷焱见状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牡丹厢房之中,云思辰坐在桌前纹丝不动,一双眼眸盯着桌上的扑克牌,脸色阴沉到了极致。

    南宫烨缓缓去到他的身旁,没有说其他的话,直接说道:“跟我去大煜山回头崖。”

    云思辰闻言,眼眸眯了眯,不知道南宫烨在说些什么,他回道:“这么夜了,不去,爷要宿在这里。”

    大晚上的跑去回头崖做什么?烨这是疯了么?今日他好不容易玩的这般尽兴,他就非要来搅局么?

    南宫烨盯着云思辰,冷冷说道:“语儿在回头崖。”

    云思辰听后,身子随之一僵,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他微微扯开了笑:“她在回头崖你怎么来找我?你应该去找陈思源才是。”

    明日她就要嫁给陈思源了,那她就是陈思源的女人了,为什么还要他去找她?

    “你今儿个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出口的话语字字冷凝。

    云思辰闻言猛地转头低声喝道:“烨!你管得未免也太宽了吧?你整天与小鱼儿分房而睡,连她的腰都没搂过,你不去管你自己的事,跑来参合这事做什么?”

    南宫烨闻言,没有说其他的话,只问道:“你到底去不去?”

    云思辰眉头一皱,拒绝道:“不去!”

    “你不去的话,我们十几年的兄弟情义从今以后一刀两断!”南宫烨说话之时,双手扣紧了手柄,用的力道之大似乎顷刻就能将那轮椅捏成粉末。

    云思辰不敢置信地转眸看向南宫烨,胸口起伏不定,他有没有听错?烨他居然说了这样的话?

    他这是在逼他么?用他们二人之间十几年的情义?

    为什么?

    他为什么要这样逼他?

    “嘭——”云思辰心中怒极,大掌一伸瞬时拍在了木桌之上,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响声,由于力气太大,那木桌瞬时就被拆卸成块,厢房之中木屑飞扬。

    南宫烨坐在原地,冷眸睇着云思辰,那些木屑从他耳旁飞过,他却仍旧稳如泰山。

    云思辰将桌子拍碎之后,掀袍起身越过南宫烨直接出了房门。

    齐修在见到云思辰出得厢房时,瞬时跟上,云思辰却转身指着他的鼻子喝道:“你给爷有多远滚多远!”

    撂下话语,云思辰掀袍离开。

    齐修愣在当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冷焱看了一眼云思辰后便闪身进了厢房,方才那一阵巨响他自是听见了,而今一进屋才知道云少庄主竟是连桌子都拍碎了,可见他已经怒不可遏了。

    “主子,云少庄主他会去么?”

    南宫烨缓缓转眸朝窗外望去,今夜残月如钩,夜色昏暗,静默良久之后,他方才幽幽说道:“他会去的……”

    思辰最是看重兄弟情义,倘若不是为了语儿,自己绝对不会这样逼迫他的。

    冷焱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主子,马车已经备好了。”

    “嗯,速去回头崖。”

    ……

    回头崖之上,林瑾瑜带着听雨,玲珑风风火火地赶到了崖顶。

    一到崖顶,林瑾瑜在见到那样一副场景时,心下一揪,跟着就疼了起来。

    “语儿,你疯了,赶紧过来。”

    只见南宫诗语穿着一袭大红的衣衫竟是立在一颗迎客松之上,墨色的发丝随风散在身后,凄美中带着绝望。

    那棵松树长在峭壁之上,整个树身都在崖外,倘若她一个晃身便会掉落在万丈悬崖之下。

    南宫诗语会武,但是,她的轻功却不是特别好,如此摔下去,她定是没命的。

    “嫂嫂,他呢?”南宫诗语在见到林瑾瑜的身后并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时,侧眸问道。

    林瑾瑜赶紧回道:“他马上就来,你即刻过来。”

    南宫诗语摇了摇头,说道:“嫂嫂,你是在骗我吧?他根本不想来,是不是?他若是要来,还要等到今天么?”

    这件事情,她是不是真的错得离谱,她以为云思辰在知道她要嫁给陈思源时会从中阻挠,让她不能嫁给陈思源,可是,她一等再等,等来了什么?

    等来了她终究要披着嫁衣嫁给其他人么?

    立在林瑾瑜身旁的听雨在听见南宫诗语这一席话时,黯淡了眸色,莫非每一个爱上云思辰的女子终将以悲剧收场么?

    这个明月郡主身份已经这般高贵了,而她却也得不到云思辰的爱?

    自己这样卑微如泥的人,云思辰又岂会看在眼里?

    还好,自己从未去肖想过这一份不切实际的爱情。

    “说什么胡话呢,你二哥已经找到他了,他就在路上了,马上就到。”

    南宫诗语闻言,笑了笑,那笑容苍白而无力:“嫂嫂,二哥是去喝花酒的地方找他的吧?”

    那些地方都是他常去之地,这些天,她也女扮男装去过那些地方,她想要知道他是怎样在这样一些地方度过那些日日夜夜的。

    “呃……”林瑾瑜有些语塞,一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云思辰花心这是有目共睹的,她说什么都没有用。

    南宫诗语凝望着林瑾瑜,忽而又问道:“嫂嫂,语儿身上的这件嫁衣,好看么?是不是看着很是飘逸隽永?”

    林瑾瑜看着南宫诗语身上的那件大红衣衫,皇上御赐的嫁衣她是见过的,根本就不是这件,这件衣衫乃是云纱织就而成,穿在这样一个深沉的夜里,却是说不出的让人神伤。

    “嫂嫂,这件衣服是我自己做的,我想在出嫁之日穿上它,你说这件好看还是另外那件嫁衣好看呢?”

    林瑾瑜蹙着眉头唤道:“语儿,你听话,过来!”

    她这是得有多爱云思辰才能疯狂至此?此时的林瑾瑜完全不能够体会南宫诗语的心情,爱上一个人真的可以要死要活么?

    南宫诗语闻言,拒绝道:“不!我不过去!除非他来,否则,我绝对不过去!”

    “我来了!”南宫诗语刚刚落下,却听风中传来了一道低沉的男子声音,那声音之中带着压抑的怒气。

    林瑾瑜猛然转身,发现不知何时,云思辰竟然已经站在了她的身旁。

    云思辰依旧穿了一袭蓝色的衣衫,宝蓝的颜色在黑夜之中略显深沉,平日里总是带着笑的俊颜之上覆上了一层冰霜,看着有些骇人。

    看云思辰这般模样当是来得十分不情愿了?

    南宫烨用了什么方法让他过来的?

    南宫诗语在见到云思辰时,眼眸颤了颤,叹道:“辰哥哥,你终究还是来了……”

    他真的好绝情,自己怎么说也是他看着长大的,那么多年来,他都对她疼爱有加,当她为至宝,他怎么能说不理就不理了呢?

    云思辰转眸看着南宫诗语,当他凝眸在她足底时,俊脸再次深沉到了极致:“语儿,你赶紧给我过来!”

    她居然敢立在松树之上?谁给她的胆?

    南宫诗语摇头道:“我不过去!”

    “语儿,你连辰哥哥的话都不听了么?”云思辰俊眉拧着,说道:“你不要逼我过去抓你!”

    南宫诗语凝望着云思辰,看了那么多年的容颜,怎么就觉得看不够呢?

    他怎么可以长得这般俊美呢?

    可是……这般俊美的男子,却终是不喜欢她呵……

    如此,她该有多绝望?

    “辰哥哥,今日唤你来也只是想要见你最后一面而已。”

    云思辰眼眸一瞪,喝道:“你说什么胡话?!”

    这个丫头当真不想活了么?

    垂于身侧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林瑾瑜似乎能够听到骨骼嘎吱作响之声。

    云思辰……他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看他这个样子,恐是对南宫诗语有情,可是他却为何要一再地否认?

    未必他当真蠢到连自己的心都看不见么?

    林瑾瑜此时有些恨铁不成钢,她是不是应该拿一个狼牙棒狠狠地敲打一下云思辰的头?将他敲醒?

    “辰哥哥,我没有说胡话,我既然说得出自然也做得到!”南宫诗语凝望着云思辰,缓缓说道:“辰哥哥……永别了!记得,我这一生,除了你,不会再爱其他人……”

    话语落下之后,南宫诗语张开了双臂就这般仰身朝悬崖下坠了下去。

    “语儿!”

    “该死的!”

    夜风之中传出了两道声音,云思辰骂完之后迅速点地朝回头崖下冲了过去。

    生生世世难被替代,心中这份情似比深海。

    林瑾瑜下得心脏突突一跳,也跟在云思辰的后面追了过去,南宫烨刚刚到达崖顶,见林瑾瑜奔向悬崖处焦急地跟了过去。

    “娘子,小心!”

    林瑾瑜整个人趴在石头之上朝下望了过去,崖下黑茫茫一片,什么都瞧不清楚,只能听见风的声音在耳旁呼呼作响。

    “唉!怎么这样啊!”林瑾瑜用力捶打了一下石头,完全想不通这两个看似互相喜欢的人为何要这般折磨彼此。

    “娘子……”南宫烨见林瑾瑜捶打着石头,在她身后唤了她一声。

    林瑾瑜转过头,慢慢离开崖边,夜色苍茫中,她看向南宫烨,只问了一句:“为什么?”

    南宫烨与她对望,这一刻,他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什么为什么。

    林瑾瑜继续喃喃开口道:“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而不相爱的人却要在一起呢?”

    南宫烨的手深深地抠进了手柄之中,她后面这句话指的是她与自己么?

    不相爱么?

    也对呵,这样的自己凭什么让她爱?凭什么?

    南宫烨眼眸微垂,没有回话,而是转身而去,山脉之巅,他那坐于轮椅之上的身影看着格外的单薄与萧瑟。

    林瑾瑜眼眸眨了眨,看着南宫烨在自己的眼前越行越远。

    “小姐……”听雨忽然唤了林瑾瑜一声。

    林瑾瑜在听见这声呼唤时,忽如雷击,她猛地甩了一下头,她方才对着南宫烨说了什么?他怎么如此神伤?

    他那样的表现是因为他喜欢上了自己么?

    从南宫浸赐婚到现在,南宫烨虽然对她挺好的,也想用一颗赤诚的心对她,但是,她却没有听他对自己说过一句喜欢的词语,连类似的暗示都没有。

    他的眼神被厚重的黄金面具挡住,让她无法探测分毫,当然,这个是被她自己拒绝的,她不能怪他。

    他之所以对自己好怕是因着她救了他两次吧?

    秀手蜷起,指甲深深地抠进了掌心之中。

    她方才说的那句本就是触景生情有感而发,她没有错!

    林瑾瑜长长地纾了一口气后便起步离开了回头崖。

    这里,已经没有她的事了,南宫诗语与云思辰会发生什么,那也只是他们二人之间的事了。

    ……

    云思辰飞身掠下回头崖,直追南宫诗语而去。

    南宫诗语闭着眼眸,墨发逆风扬起,挡住了她秀丽的脸庞,她红衣翻飞,衣香鬓影,彷如赤焰。

    “该死的!”云思辰唇瓣紧抿,再度怒骂出声。

    这个丫头是纯心找死么?

    她怎么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干这种事?

    没有他的允许,她怎敢去死?

    云思辰提了内力,迅速朝南宫诗语飞去,须臾,长臂一伸便搂住了南宫诗语的腰身。

    搂住之后,强行逆风带着她朝崖边踢踏而去。

    云思辰将南宫诗语搂住之后,南宫诗语忽然睁开了眼睛,云思辰只顾着靠近峭壁却没有理会南宫诗语眸中流露出的异样光束。

    在云思辰快要到得岩壁时,南宫诗语竟是忽然之间搂住了云思辰的脖颈,馥郁芬芳的红唇压在了他的唇瓣之上。

    云思辰被吻得太过突然,一个闪身竟是带着南宫诗语朝下摔去。

    他心中一骇,只管救命,已经顾不得去推南宫诗语,只能任由她在自己的唇瓣上肆虐。

    南宫诗语紧紧搂住他的脖子,深情地吻着他,似要吻到天荒地老一般。

    云思辰搂住南宫诗语,好不容易方才稳住脚步,手臂还挂到了岩壁之上的树枝,衣衫也被划烂了。

    他顾不得许多,只是不想让怀中人受到任何伤害。

    这个女孩儿,可是他从小呵护着长大的女子呵!

    她又怎么舍得让他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受伤呢?

    因为二人的重量关系,云思辰不能迅速停止下坠的速度,只能慢慢减缓。

    云思辰的脚在悬崖上借力,隔了一会儿,当他见到一个悬崖之上的山洞时,搂着南宫诗语闪进了山洞之中,一旦落了地,他便蹙着俊眉质问道:“语儿!你怎么可以这般任信?你不要你的大哥二哥,父王母妃了么?”

    南宫诗语被云思辰扔在地上,娇弱的身躯撞击在了硬质地面之上,让她有些疼痛,她看着云思辰,执意道:“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了你,其他又有什么意义?”

    “你简直是胡闹!我不是告诉过你么?只要你不提这事,我永远都会宠你护你的!你永远都是辰哥哥心中的宝贝。”

    南宫诗语摇头道:“不!那些对我来说远远不够!我要的是你!是你!我才不要当你的妹妹!我要当你的女人!”

    “说什么疯话?”

    南宫诗语右手撑地站立起身,奔进了云思辰的怀中,他伸手搂住了云思辰坚实的身躯,坚持道:“我要做你的女人……”

    云思辰转手去推南宫诗语,南宫诗语却是顺手扯开了自己身上的腰带,外衣瞬时滑落下来,露出了里面的精致抹胸。

    “语儿,快将衣服穿上……”

    语儿不比外面的那些女子,她是他呵护的至宝,她是一朵纯洁的栀子花,她怎么可以在他面前脱衣服呢?

    “不……”南宫诗语拒绝地十分干脆:“今夜……我要成为你的女人!”

    “什么?!”云思辰闻言,眼眸一瞪,不敢置信地看着南宫诗语:“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南宫诗语怅然一笑,彷如春花:“辰哥哥,我很清楚我自己在说什么,你……没有感觉你的身体有些发热么?”

    云思辰俊眉收敛,经她这么一说方才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真的在发热,他皱眉问道:“你给我下了什么?”

    “辰哥哥,你是邪医,你不知道我给你下了什么吗?”

    “语儿!你玩过火了!”

    这个丫头怎么可以给他下药?而且这药……好像是他自己研制出来的,他当真是太过放纵语儿了,竟然让她有机会这般暗算自己。

    须知,他调出来的药,世间无人能解。

    南宫诗语伸出纤纤十指,抬手在云思辰俊挺的脸颊之上慢慢游走,每划过一处便在那里点燃一簇火花,烧得云思辰觉得皮肤都快要燃起来了。

    云思辰一把抓住她那只不安分的小手,凝眉看向她,不知是因着体内媚药的缘故还是因为什么,在这幽暗的山洞之中,在这仅有一握月光之地,他竟是觉得面前的女子像狐,狐一般美艳,狐一般勾魂摄魄。

    心尖忽而狂烈地悸动起来。

    他……疯了吧?

    “辰哥哥,语儿美么?”南宫诗语在瞧见云思辰已经有些迷离的眼神时,扬唇朝他笑了起来。

    她十指游走而下,伸至背后,纤手一挑便将身上的抹胸而挑落了。

    女子皓白如玉的肌肤显露在了夜色之中。

    “咝——”中了媚药的云思辰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身体紧绷之余竟是又狠狠地倒抽了一口气。

    “辰哥哥,比起你的那些女子,语儿差么?”

    云思辰一把拉过南宫诗语,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她秀美的下颚,冷声说道:“不要拿自己与那些女子相比!”

    南宫诗语趁势将手穿至云思辰的衣衫之中,一双小手四处点火。

    “你这是在玩火**!”云思辰一把拉住南宫诗语的手,狠狠地说道。

    “我要与你一起燃尽……”南宫诗语踮起脚尖,柔软的唇瓣再次印上了云思辰的唇瓣之上。

    云思辰的理智,在这一刻全然崩溃,心中的**就似决堤的海一般,汹涌而来。

    “这是你自找的!回头不要喊痛!”他钳制住南宫诗语的头,吻了下去。

    他的吻似狼一般凶狠,肆虐着南宫诗语柔如花瓣的红唇,南宫诗语觉得好疼,却没有哼出一声来。

    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他要怎样对她,她都不会有一句怨言的。

    云思辰的舌头撬开了南宫诗语的贝齿,长驱直入翻搅着她的馨香,那动作有些急迫有些粗鲁,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感觉。

    南宫诗语的唇瓣被他搅得生疼,却还是不怕死的去脱他的衣服,云思辰只顾着吻她,却在不经意间被南宫诗语剥下了衣衫。

    结实的胸膛露了出来,云思辰平生第一次在女子面前露出了自己的身躯,因为常年习武的缘故,他的身体长得很结实,背部宽阔腰部窄细,腹肌平滑而有力,蜜色的肌肤看起来十分的性感迷人。

    凉意袭来,云思辰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已被南宫诗语剥了个干净,他女人虽多,但是却没有一个女人能够看见他的身躯,而今被南宫诗语脱了衣衫,他眼眸一眯,心中发了狠,一个大力的推攘便将南宫诗语抵在了石壁之上,石壁上嶙峋的突起撞击到了她如丝的背部,割出了数道血痕。

    肌肤相贴,柔滑的感觉让人颤栗,云思辰忍不住狠狠地倒抽了一口气,这样的感觉是从未有过的,体内的欲火似火焰一般熊熊燃烧起来。

    他一把握住她的手高举于头顶,猛然松开了她的唇,他喘着粗气,盯着她,厉声说道:“你还有反悔的机会!”

    南宫诗语的身子贴在他身,她呼吸急促却否决得相当迅速:“不!”

    “那就休怪我对你不疼惜了!”云思辰大掌一挥,南宫诗语的亵裤便在一瞬间灰飞烟灭。

    女子娇美的身体呈现在了云思辰的眸中。

    他从未想过这一生会将南宫诗语压在自己的身下,从未想过!

    云思辰将她抵在自己与石壁之上,狠狠地占有了她。

    “唔……”疼痛瞬时袭来,南宫诗语疼得倒抽了一口气。

    府里的嬷嬷曾告诉她,女子的第一次都是比较疼痛的。

    所以,她有心里准备。

    但是,她却不知道,原来,会有这么疼!

    真的……好疼!撕心裂肺的疼!

    云思辰进去之后没有动作,只冷眼睨着她,问道:“怎么了?疼么?这么怕疼还敢来挑衅我?”

    “不疼!”南宫诗语紧紧咬住唇瓣,红艳的唇瓣被她咬得泛白,眼眶之中的泪水似乎已经在开始打着转儿了,可是,口中却是依然倔强得让人崩溃。

    “不疼的话你就给我受着!”听见她说不疼,云思辰咬了牙,大力一动似是惩罚。

    南宫诗语的身体仿似被撕裂开一般,初经人事的她哪里受得了这种疼痛,几番动作下来之后,她的脸色已经苍白如纸,身子也微微颤抖起来。

    云思辰见她身子颤抖,猛地压低身子,鼻尖触在她俏挺的琼鼻之上,逼问道:“后悔么?”

    还未等到南宫诗语回答,云思辰便又接着道:“你已经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箭已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南宫诗语强忍住痛,望向云思辰的眸中充满了决绝,她的倔强刺痛了云思辰的眼眸。

    呵!认识她这么多年,殊不知她居然倔强成这样,明明很痛却说不痛,明明会跳舞,却从不在他面前表现出来,明明伶牙俐齿得很,却总是在他面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她到底在他面前隐藏了多少?啊?而今居然胆子肥到给他下媚药,还敢强上他?

    既然敢这样做,就要承受带来的后果!

    云思辰心中怒急,加大了力度,每一次似是都要将她刺穿一般。

    “咝……”南宫诗语又倒抽了口气,云思辰在这时却是俯身攫住了她的红唇,再度凌虐起来。

    夜是那么的漫长,云思辰仿似一头不知餍足的兽一般,带着南宫诗语翻滚于**之巅,带着狂魅与邪肆,变着方法的折磨她,至死方休!

    山洞中抵死缠绵的二人不知燃烧了多久方才渐渐停歇。

    当云思辰最后一次嘶吼出声时,终是解除了心中似爱似恨,似蔓藤般纠结缠绕的感情。

    ……

    回头崖上,林瑾瑜快步从悬崖下来,她本来以为南宫烨因着生气会先行离去,岂料,一抬眸,却是发现南宫烨竟是等候在了马车旁边。

    其实,方才那些话也并非针对他与自己,那纯粹就是有感而发,只是,当她瞧见南宫烨落寞的背影时方才觉得自己似乎不应该那样说话。

    月色下,他纯白的身影显得有些沧桑。

    脚下迈向前去的步伐止在了原处。

    南宫烨凝眉看着林瑾瑜,他问道:“娘子,你是不是以为我先走了?”

    林瑾瑜看着南宫烨,心里有些微惊,他怎么连她心里在想些什么都知道呢?

    她的沉默不语让南宫烨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他看向她,清晰地说道:“娘子,我知道你喜欢追逐自己的路,我不会去禁锢你的自由,但是,有一点,我想让你知道,那就是,无论你走去多远,只要你肯回头,你会发现,我一直都在那里,不离不弃。”

    他会让她尽情放逐,他会一直等,等到她向他敞开心扉的那一刻。

    南宫烨的话声声入耳,撞进了林瑾瑜的内心深处,只要她肯回头,他会一直都在那里不离不弃么?会么?

    这样的话语是不是比一句我喜欢你来得更深重一些?这算是永恒的承诺么?

    只是,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南宫烨竟是对她有着如此深厚的情感的呢?在嫁给他之前,她与他的交集不过就是见了两次面而已,那两次见面两人之间说的话是少之又少,他怎么就喜欢上她了呢?

    这一点,真是让她有些费解。

    山间的风吹拂而过,扬起了林瑾瑜耳鬓的秀发。

    她凝睇着身前的男子,南宫烨,这样一个让人心疼的男子,她是不是应该就此放下心中芥蒂去接受他呢?

    ------题外话------

    真的很喜欢这句话:只要你肯回头,你会发现,我,还在那里。

    小鱼儿与相公即将同床共枕,亲们有木有激动?有木有?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