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穿越言情小说 » 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 »  080 法医鉴证,惊艷全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80 法医鉴证,惊艷全场

小说: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作者:甜味白开水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章节名:

    林瑾瑜手臂一松,将死去之人缓缓放落在地,随后站立起身。%&*";

    当她刚刚站立起身时,那些人已经立在了竹林之边,对着她指指点点起来。

    “那个死去的人是谁?”

    “这个女子是谁啊?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杀人?”

    “是啊,现在什么世道啊,连女子都敢杀人了!”

    “太不守妇道了!”

    林瑾瑜今日刚巧穿了一件白色的衣衫,梳着妇人发髻,上戴一根白玉簪,苍翠的竹林之中,她的身影尤为显眼,面对众人的苛责与谩骂,她风轻云淡得很,脸上竟是没有一丝恐惧之意。

    立在南宫烁身旁的南宫煊在见到一脸沉静的林瑾瑜时,剑眉微微颦在了一起,他倒是不相信人是林瑾瑜杀的,只是,这个女子在见到死伤以及面对众人的苛责时,为何还能如此的岿然不动?

    众说纷纭间,南宫烁朝身旁一摆,命令他的近身侍卫铁河上前查验死去之人是谁。

    铁河近前去到林瑾瑜身旁朝下一看,惊得眼眸瞪大,随后转身去到南宫烁的身边单膝跪地道:“回禀王爷,死去之人乃是刑部尚书郭成封。”

    这一声回话之后,人群又炸开了。

    “什么?刑部尚书郭大人?”

    “我刚刚还与他对坐饮茶呢,怎么就被人刺杀了呢?”

    “太骇人了!”

    “王爷,郭大人乃是三品官员,这个女子是最大嫌疑人,您可要严惩啊!”

    “是啊,王爷!定要严厉彻查此事!”

    面对众人的话语,南宫烁轻轻抬了抬手,说道:“今日这事定然会严厉彻查的。”

    他身后的这些人可能不知道,这个刑部尚书郭成封表面上看是太子的人,实际上则是他的人,而今郭成封被人杀了,显然就是想要与他作对。

    至于杀人的人是谁,一时间,他还不好说,林瑾瑜是林府的人,那么就与太子有着诸多联系,可是,太子断然不知郭成封是自己的人,所以,应该不是太子,如若不是太子,那么又是谁呢?南宫煊?南宫炀?

    不管怎样,林瑾瑜现在表面上是宣王府的人,牵扯到这里来就定然与宣王府有关了。

    莫非,刺杀之人是想要挑起他与宣王府之间的战争么?

    只是,那人又怎会知道郭成封是自己的人呢?而这个人到底又是谁?

    南宫烁的话音落下之后,众人暂时没有说话,而南宫烁则是踱步上前去到林瑾瑜的跟前儿,压低了声音说道:“如今的这番场景你也瞧见了,这里除了你与郭大人以外便没有其他人,而且,方才也有目击证人,你的嫌疑最大,所以,本王要暂时扣押你,待此事查清楚之后你方能离开。”

    今日这事不管是栽赃陷害也好,其他也罢,这个林瑾瑜他是必须要先扣押的了。

    林瑾瑜看着南宫烁,却是没有压低声音说话,而是放开了声音说道:“我虽是一介女子,却也行的正坐得端,此人是谁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也不是我杀的,当然,我知道口说无凭,所以,我希望用他的尸体来说话。”

    说话之时,林瑾瑜昂首阔步行至了众人之前,她的身量很高,立在许多男人的面前却也没有输了半点气势。

    南宫煊睨着林瑾瑜,为她那强大的气场与冷静自持的话语折服,南宫烨究竟娶了一个什么样的女子,竟有这样的气势?

    南宫烁方才上前许是说要扣押她,她居然一点都不担忧与害怕么?

    竟然还说用尸体来说话?一个妇道人家怎会知道这些东西?

    林瑾瑜这一番话语下来,人群又开始哗然了。

    “天,我方才有没有听错,这个妇人居然说要用尸体说话。”

    “是啊,她怎会知道这些?”

    南宫烁闻言,眸中也露出了惊诧,他转身问道林瑾瑜:“你方才说什么?用尸体来说话?你怎会知道这些?”

    这些事情不都是那些低贱的仵作做的事么?她一个林府千金怎会知道这样的事情?

    林瑾瑜回道:“王爷,您现在可以去提刑府唤仵作来为郭大人验尸。”

    南宫烁眼眸眯了眯,随后吩咐铁河去办这件事。

    铁河领命快步而去,林瑾瑜乌眸流转,看向了众人,随后开口缓缓说道:“人在死去不久后,身上便会出现尸斑,尸斑的正常颜色是暗红色到暗紫红色,瘢痕呈云雾状或着条块状,郭大人现在仰躺于地,是以,一个时辰之后,他的尸斑会出观在枕部、背部、腰部、臀部两侧和四肢的后侧,而他今日穿着朝服,勒紧的地方将不会出现尸斑,我上面讲的乃是正常的尸斑颜色,而郭大人,他的身上出现的尸斑不会是正常颜色,他身上的尸斑应该是呈现灰褐色的,今儿个这么多人在这里,那么就请大家一起做个鉴证,看看,等一会儿仵作来了,是否会与我说出同样的话来。”

    她的声音不疾不徐,宛若黄莺出谷,清丽而婉转,听得在场的众人皆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半晌之后方才有人惊叹道:“这个女子究竟是哪家的妇人,怎地连这些东西都知道?”

    “想那验尸一事乃是贱民所为,她衣衫虽然质朴,但是质地却是上好的,一看便是富贵人家的妇人,怎会懂得这许多东西?”

    人群中的南宫煊在听得林瑾瑜方才那一段言语之后,眸中震惊之色溢于言表,他完全不敢相信,一个女子竟会有知道验尸的知识,当真让他刮目相看。

    “小姐……”

    “二少奶奶……”

    人群蹿涌中,听雨与玲珑挤开了众人朝林瑾瑜奔了过去,奔至跟前时,听雨急道:“小姐,您有没有怎样?”

    玲珑也吓坏了,赶紧问道:“二少奶奶,到底出了何事?”

    问询完之后,玲珑一转眸方才瞧见立在跟前儿的南宫烁,一旦见到,她迅速福身请安道:“奴婢给宁王请安,王爷万福金安。”

    南宫烁手掌虚抬,对玲珑直言道:“这里出了命案,与你家二少奶奶有关,本王要扣押她。”

    “什么?”玲珑闻言,有些不敢相信,一个垂眸却是发现了一名中年男子躺在一旁,看那样子已经断了气,他的胸口处插着一把短匕首。

    听雨也见到了地上的男尸,遂问道:“这人是谁啊?”

    南宫烁回道:“刑部尚书郭成封。”

    出口的话语是一贯地冷凝。

    玲珑闻言,又惊了一下,随后握住林瑾瑜的手,焦急道:“二少奶奶,郭大人怎地就死了?您怎么在这里?这事定然与您无关,这要怎么办?”

    这段日子以来一直相安无事,偏巧今天二爷有事不在府中却是出了这等子事,刑部尚书,那可是朝中要员,而今不明不白地死了,还赖在了二少***头上,这可如何是好?

    玲珑的掌心已经惊出了冷汗,林瑾瑜回握着她的手,朝她扯出一抹淡淡的微笑,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道:“玲珑,我都不急,你急什么?万事总有解决的方法,你且安心在这里等着。”

    “二少奶奶……”玲珑在瞧见林瑾瑜处变不惊的神色时,着实诧异,出了这么大的事,她家二少奶奶居然还能这般冷静。

    她还真是厉害啊!

    听雨毕竟跟了林瑾瑜很长一段时间了,她比玲珑更加了解小姐,当她瞧见小姐这般模样时,便知小姐定是已经想到了解决的方法。

    从白府到提刑府快马加鞭需要两刻钟的时间,是以,等到铁河将仵作唤来时,已经是一个时辰两刻钟之后的事了。

    仵作一到得现场便朝着南宫烁跪地请安:“卑职参见宁王,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南宫烁回道:“起吧,你现在就为郭大人验尸。”

    仵作站立起身,随后问道:“卑职想问一下,郭大人是什么时辰过世的,只要当他过世一个时辰之后,他的身上才会出现尸斑。”

    此言一出,刚巧应验了林瑾瑜方才所说的话,众人又是一阵哗然。

    南宫烁转眸睇着林瑾瑜,回道:“已经过了一个时辰了。”

    仵作立即颔首说道:“那卑职即刻开始验尸。%&*";”

    说罢便命自己的手下将郭成封给围了起来,让南宫烁林瑾瑜等人退开了数步之遥。

    仵作掀开了郭成封的衣衫,他先是查验了一下郭成封胸口的那个刀伤,查验之后眼眸眯了眯,随后又掀开了郭成封的裤子,当他见到郭成封的身体后部呈现灰褐色的尸斑时,眼眸一瞪,随后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验尸的银针,他将银针刺向了郭成封身体的各个部位,半晌之后又将那些银针取出,然而,取出银针之后,银针竟然没有变黑,这样一种现象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又四处查验了一番之后,仵作起身去到南宫烁的身旁回禀道:“启禀王爷,郭大人的死恐怕不是胸前那一刀这般简单。”

    南宫烁问道:“此话何意?”

    仵作回道:“郭大人的死应该不是胸口上的那一刀造成的。”

    “为何?”

    仵作又道:“卑职方才检验了一下,他胸口刺下去的刀是没有毒的,如此情况之下,那么他身上的尸斑就应该呈现暗红到暗紫红色,可是,郭大人的身上竟是出现的灰褐色的尸斑,是以,他的真正死因并非因着那把刀,而是中毒,卑职之所以说他的死因不是那么简单,是因为,卑职方才用银针刺在了他的身体各部,银针却没有变黑,卑职觉得此事十分蹊跷。”

    林瑾瑜在听完仵作的话后,微微点了点头,心里只道那个行凶之人可真是心思缜密,在古代,仵作验尸有一个非常大的弊端,就是不能解剖尸体,是以,许多真正的死因就埋藏在了尸体之中。

    而那行刺之人就是钻了这么一个空子,虽然郭成封的尸斑显示是有毒,可是,他的身体各处却是没有中毒的迹象。

    今日,倘若换个其他人,那么这个罪名怕是真的坐实了,不过,遇见了自己,那么,所有的结果都将不同!

    立在竹林旁的人们在听见仵作这一段话时,皆转眸看向了林瑾瑜,因为仵作说的话与林瑾瑜方才说的话完全一致。

    南宫煊斜眸静静地凝睇着林瑾瑜,这个女子真乃奇女子也!

    而今,南临林府与宣王府是对立的,林瑾瑜在宣王府中自然会受到排挤,倘若他日,她与南宫烨日久生情,那么,宣王府的势力将是不可小觑。

    父皇若是知道了今日之事,又会做出怎样的决定呢?他会不会为了南宫焰,斩断一切后路?

    心中有了想法之后,南宫煊再次看向林瑾瑜,隐于袖中的手握在了一起。

    南宫烁听了仵作的话后,心中也是震惊异常,既然仵作这般说话,那么此事就是需要从长计议了。

    他转眸看向了众人,说道:“仵作方才的话,大家也听见了,郭大人之死不是这般简单,此事待本王先禀明父皇,待父皇来定夺。”

    众人闻言,颔首道:“宁王英明。”

    南宫烁随后朝众人摆了摆手,说道:“大家都先散了吧。”

    众人点头转身而去,南宫煊没有跟随众人离去,而是移步上前去到了仵作身旁。

    仵作看着南宫烁,颔首道:“王爷,郭大人的尸体需要卑职放去提刑府么?”

    南宫烁摇头道:“不需要了,他的尸体先放去本王府邸吧,此事甚为蹊跷,需要好好保存他的尸体,以便再验。”

    仵作点头应是。

    南宫烁随后转眸对林瑾瑜说道:“你方才说的话虽与仵作的话相同,但是,却不能说明你不是杀死郭大人的凶手,不过,本王暂时先不扣押你了,此事待禀明父王之后再做决断。”

    “这位夫人方才说出了与卑职相同的话?”仵作在听了南宫烁的话后转眸看向林瑾瑜,眸中写满了不可思议。

    林瑾瑜微微朝仵作一颔首,说道:“如有可能,我想与你一起查验尸体。”

    仵作惊道:“什……什么?”

    他有没有幻听?这位夫人说要与他一起查验尸体?真的假的?女子能做这样的事情?须知那些但凡有些钱势的男子都不会做这样的事,因为这样的事在他们眼里那是非常下作的,更遑论娇滴滴的女子呢?

    林瑾瑜没有理会仵作的极度诧异,转回眸朝着南宫烁与南宫煊颔首道:“二位王爷,我还有些事,就先告辞了,倘若要找我,差人去宣王府便是。”

    说罢转身悠然而去,听雨与玲珑跟随而去。

    “宣……宣王府?”仵作在听见林瑾瑜的话语时,已经惊得快要晕厥过去了。

    这个女子,竟是宣王府的夫人么?这么高贵的身份居然还要查验尸体,天啊,这个世道究竟是怎么了?

    南宫煊转眸回望,凝睇着林瑾瑜翩然离去的身影,眸色渐渐深沉。

    玲珑与听雨走在林瑾瑜的身后,玲珑不知道林瑾瑜会医术,她追问道:“二少奶奶,你方才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啊?您身份高贵怎么可以去查验尸体呢?”

    林瑾瑜看向玲珑,说道:“如若我不去查验尸体,那么,这个罪名就一定会落在我的身上。”

    纵观整个大陆,兴许只有她一人能够解剖尸体,而那郭成封的死因也只能通过解剖尸体才能还她清白。

    玲珑急道:“二爷可以派人去彻查此事的,万事都有二爷为您做主。”

    林瑾瑜闻言,忽而停住了脚步,她的脸色沉了沉,说道:“这是我的事,我自己会解决,就不劳烦他了。”

    她的人生座右铭是只要自己能够解决的事情,她绝对不会依附其他人的,南宫烨只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她不会为了这些事而去劳烦他的。

    “这怎么能算是劳烦呢?二爷他很乐意为您解决事情的。”按照以往二爷的做法,他定是对二少奶奶有情意的,如此,他又怎会袖手旁观呢?

    林瑾瑜盯着玲珑,想着兴许自己说什么她可能都听不懂,这或许就是古代人与现代人的认知差异,既然说不通,那么她便不说了。

    “这事回头我自己跟他说,玲珑你就莫要再说此事了。”放下话语后,林瑾瑜再度起步朝前行去,听雨跟随而去。

    玲珑停在原地百思不得其解,心里又焦急万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跟随南宫烨已经多年了,人前,她都表现得畏畏缩缩,其实,她的手下掌握着一只秘密的杀手队伍,可是,面对验尸这样的事情,她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林瑾瑜再次回到教习房时,白芷菱三人以及容嬷嬷似乎已经结束了上午的课程。

    白芷菱见林瑾瑜回来,开口讽刺道:“这都是什么人啊,不来上课居然跑去行凶,这个世间居然还有如此狠毒的女子?”

    “是啊,做了坏事不怕鬼附身么?”白绛绢跟着附和起来。

    容嬷嬷闻言,眉头微蹙看着林瑾瑜,虽然她因着宣王妃的关系有些不待见林瑾瑜,但是,她的心到底是向着宣王府的,而今这林瑾瑜杀人事关宣王府,她心中却也有些担心的。

    “好了,今日的课就上到这里吧,下午的课也不用上了,二少奶奶先回宣王府吧。”容嬷嬷说完之后便收拾好了手中的书卷先一步离开了教习房。

    白芷菱起身瞪了一眼林瑾瑜后也离开了,白绛绢与白绮罗跟随而去。

    林瑾瑜眼眸眯了眯也转身出了教习房,随后带着听雨与玲珑朝白府大门行去。

    当她到得大门处时却见平日里本该有个身影的地方竟是空空如也,心里没来由的便有些失落。

    人果真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当你没有时便觉得没什么,一旦拥有又失去了,心底却又不是滋味。

    林瑾瑜微微叹了口气便上了马车。

    马车穿城而过,一个时辰之后停在了宣王府的门口。

    “娘子……”林瑾瑜刚一掀开车帘便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掀帘的动作僵在原处,林瑾瑜凝眸望去,那个坐在府门石狮之间的男子不是南宫烨又是谁呢?

    他的脸上仍旧带着厚重的黄金面具,平日里梳得一丝不苟的墨发竟是有些微微凌乱,身上似乎也沾染了风的气息,他似乎是风尘仆仆赶回来的,他出门办事去了么?

    林瑾瑜身旁的玲珑在见到南宫烨时,眼眸微瞪,二爷怎地就回来了?今日那事怕是没有办成吧?

    南宫烨按动了轮椅朝林瑾瑜缓缓行去,林瑾瑜出了马车便直接跳了下去。

    “娘子,你有没有怎样?”南宫烨出口的话语带着满满的关切。

    林瑾瑜摇头道:“没事的。”

    第一次,林瑾瑜自觉自发地去推了南宫烨的轮椅,她转动了他的轮椅,推着他朝府内行去。

    南宫烨在见到林瑾瑜居然推他的轮椅时,隐于面具下方的眉毛颦了些许,玲珑在见到此番情景时也是十分惊诧。

    这么些日子以来,可是从未见到二少奶奶主动去推二爷的轮椅。

    二少***心境到底是变化了么?

    林瑾瑜推着南宫烨朝莫言轩行去,南宫烨一路沉默无语,到得莫言轩之后,南宫烨屏退了玲珑与听雨之后方才开口问道:“娘子,你可以将当时的情况告知于我么?”

    认识林瑾瑜这么长时间了,她是个什么样的女子他清楚得很,遇见这样的事,她肯定想要自己解决,不想麻烦他,但是,做为她的相公,他又如何能置之不理呢?

    林瑾瑜睇着南宫烨,见他言辞恳切,却也不好推托,便将今日发生的事说了一边,末了还添加了一句自己的想法:“我觉得今日这事恐是与东琳朝堂之争有关。”

    南宫烨微微点了点头,却没有跟她明说这其中的权力关系,她是他的娘子,他只希望她快快乐乐的,不想她参与这些血腥的皇权斗争中去。

    那郭成封明面里是太子的人,实际上却是宁王的人,而今又将娘子牵扯进去,面上这事是激化了太子与宣王府的矛盾,实则却是挑起了宁王与宣王府的矛盾,

    娘子是林府的人,在世人眼中,她应当算是太子的人,而今出了这事,娘子便与太子的联系割断了。

    如此一举,不仅可以动摇林府与太子之间的结盟,还能挑起太子、宁王与宣王府之间的矛盾。

    当真可谓一石三鸟,莫非这布局的人是南宫煊?

    抑或是有人想要害南宫煊?

    这局棋还不是一般的乱。

    到底是谁布的局?

    听完林瑾瑜的话,南宫烨问道:“娘子,你想如何解决这事?”

    林瑾瑜眼眸微转,说道:“这事宁王已经上报给了皇帝,我想,不一会儿便有宫里的人来命我进宫了。”

    那郭成封乃是三品大员,而自己又是宣王府的二少奶奶,南宫浸得知此事后定然会让自己进宫面圣的。

    南宫烨闻言,极其自然地说道:“那我陪着你一起进宫。”

    林瑾瑜摇头道:“不用了,此去皇城一路颠簸,我看你刚刚回府,你腿脚不便,不用陪我走这一趟了,你放心,我可以应付自如的。”

    南宫烨放于手柄之上的手微微下沉了一些,他薄唇紧抿,静默半晌之后方才说道:“既然如此,那便依娘子的意思办了。”

    林瑾瑜看着南宫烨紧抿的唇瓣,知道他可能有些不高兴,这么些日子以来,她对南宫烨不算太了解却也能知道,他虽然身体残废了,但是,他其实也很大男子主义的,今日这事,在他的观念中就应该他去解决,自己跳出来固执的说自己去解决,他定然会不高兴。

    不过,他不高兴也没有办法,这是她做人的准则,她会一直坚持下去的!

    屋内的空气瞬时有些凝固,面对南宫烨的沉默,林瑾瑜眼眸眯了眯,想着是不是应该找些什么话题来说一说。

    岂料,她刚想开口时,却听冷焱来报说南宫浸跟前儿的大太监窦安来了。

    林瑾瑜提了一口气,心里想着南宫浸的动作还真是快啊。

    “去前厅。”南宫烨开口吩咐起来。

    冷焱随后推着南宫烨出了房门,林瑾瑜在屋内收拾了一些东西之后跟随在后。

    宣王府的议事厅内,窦安已经侯在了那里,南宫烨与林瑾瑜朝他颔首问候了一声,随后窦安便说道:“传皇帝口谕命宣王府林瑾瑜进宫面圣。”

    林瑾瑜颔首道:“臣媳接旨。”

    窦安点了点头:“走吧,随咱家进宫。”

    南宫烨看向林瑾瑜,叮嘱道:“娘子,一切小心。”

    林瑾瑜伸手握了一下南宫烨放在手柄上的手,示意他不要担心,随后便转身随着窦安而去。

    待他二人走远之后,冷焱问道:“主子,需要我们的人暗中保护么?”

    南宫烨眼眸一眯,说道:“命他们一定要谨慎,切记不可让南宫浸的人发现了。”

    他在皇宫中的那些人是他自己的人而非父王的人,是以,定然不能让南宫浸知道了,不然,势必引起父王与南宫浸之间的矛盾。

    而他,不想给父王带来任何的不便。

    冷焱又问道:“主子,今日本来要办的事该如何处理?”

    南宫烨回道:“此事先押后,待郭成封的事情完结之后再去做。”

    “诺。”冷焱得令之后便起身而去。

    南宫烨独自一人留在厅房之中,凝眸睇在了自己的右手之上,方才,林瑾瑜的那一触碰让他郁结的心情有所散开,不管怎样,对于她的实力,他还是十分信赖的,只是,她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不将他摒除在她的世界之外?

    林瑾瑜入了宫之后便换了软轿,窦安行走在侧,大概过了两刻钟后方才在一座殿宇之前停了下来。

    今日因着出了暗杀一事,她也没有在白府用膳,回到宣王府后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又被皇帝拎进了皇宫,而今,已经饥肠辘辘了。

    林瑾瑜下了轿之后眼眸朝上看了看,发现这座殿宇金碧辉煌,重檐庑顶,边角飞扬卷翘,琉璃金瓦富贵堂皇,殿宇正中央的牌匾之上写着乾清宫三个大字。

    想来这个地方当是南宫浸的御书房了。

    窦安微微颔首对林瑾瑜说道:“二少夫人请在外面等候一下,容老奴进去通禀皇上。”

    林瑾瑜点了点头,窦安转身进了殿。

    隔了一会儿便出来宣林瑾瑜觐见。

    林瑾瑜跨步进了乾清宫,入了宫门不久便听见了低沉的咳嗽声,以及一股浓郁的中药味道。

    “咳咳……”

    林瑾瑜走近之后,咳嗽声便愈来愈大了,进入内殿之后,林瑾瑜抬眸一望就瞧见了那个坐在明黄色御书台之后的明黄身影,当然,他的身旁还有另一个身影,她穿了一袭玫红色宫装,头戴风簪,仪态雍容华贵,不是白皇后又是谁呢?

    “皇上,处理完这事就先休息吧。”白染霜伸手顺了顺南宫浸的背部,脸上焦虑之色尤甚。

    南宫浸转眸看向白染霜,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摇头道:“霜儿莫要担忧,朕无妨的……咳咳……”

    林瑾瑜看着二人,只觉他二人之间的互动并不似作假,当真可谓鹣鲽情深,而且,从南宫浸看向白染霜的眼神,林瑾瑜都能看出,那之中是饱含着深深的爱意的。

    如此深情的帝后,却也是难得一见的。

    “皇上,宣王府二少夫人到了。”窦安行至南宫浸的跟前儿颔首轻声说道。

    南宫浸闻言,慢慢收回看向白染霜的视线,转而看向了林瑾瑜,本是含着春水的眼眸却在一转眼变为了犀利之光。

    他对窦安说道:“你先带人下去吧。”

    “诺。”窦安随后遣走了乾清宫内的所有宫女与太监。

    偌大的殿宇之中瞬时就只剩下了南宫浸,白染霜与林瑾瑜了。

    林瑾瑜微微敛着眸,其实,对于南宫浸,她的心中是有怨恨的,他凭什么随意主宰她的人生?他凭什么将她当作棋子玩弄于鼓掌之间?

    南宫浸虽病得不轻,但是,帝王的威严却丝毫未减,他看着林瑾瑜,沉声问道:“你……很怨恨朕?”

    白染霜闻言转眸看向了林瑾瑜,问话过后,大殿之中是死一般的沉寂,唯余沙漏之声在细细流淌。

    隔了半晌,林瑾瑜抬眸迎视着帝王的视线,缓缓启口,说道:“是……”

    白染霜微微瞪大眼眸,看向林瑾瑜,心里只道这个孩子莫不是疯了,居然敢对着皇帝说这样的话。

    南宫浸看着林瑾瑜,唇瓣抿紧,似是发怒,林瑾瑜临危不惧,与他视线相对,南宫浸是何许人也,明人跟前不说暗语,他方才这一问也仅仅只是问一下而已,他当然知道自己的想法,如此,自己又为何不能以实相告呢?

    “你倒是坦诚得很啊……”良久之后,南宫浸方才幽幽的说道,完全不知话中之意是褒还是贬。

    林瑾瑜敛了眉,细声回道:“皇上明察秋毫,在皇上的面前,臣媳又岂敢说谎话呢?”

    南宫浸伸手捂住唇,咳了起来:“咳咳……你倒是会说话得很啊……你这是在暗示朕,今日这事并非你所为么?”

    林瑾瑜点头道:“是的,因为我没有动机。”

    “哦?”南宫浸看着林瑾瑜,眉毛微微上挑,说道:“你没有动机么?”

    对于林瑾瑜的回话,南宫浸多少是有些惊诧的,他还以为她会回答说她一介女子又怎会去杀人,不想,她居然回了这么一句话。

    “我初来东琳,人生地不熟,又为何要去杀一个朝廷官员呢?”

    南宫浸闻言,眼眸微眯,说道:“你这话却是有道理的,但是……咳咳……毕竟在事发现场就只有你一人而已……咳咳……你又如何能证明你的清白呢?”

    林瑾瑜看着南宫浸,眸中充满了自信之光,她回道:“只要皇上给我一种权力,我就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南宫浸有些疑惑,偏头问道:“一种权力?你就能证明你与此事无关?”

    “是的。”

    “什么权力?”

    林瑾瑜缓缓说道:“请皇上给我解剖郭大人尸体的权力!”

    “咳咳……你说什么?”南宫浸眼眸瞪大,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一切,他有没有听错,面前这个女子说要剖开郭成封的尸体么?

    人的身体怎么能够被剖开呢?

    白染霜闻言也抬手捂住了唇瓣,脸色有些微微发白。

    面对南宫浸的惊诧,林瑾瑜见怪不惊,她解释道:“郭大人的尸体表面呈现了毒素,但是,他的骨骼及肉体却没有发现毒素,想要找到他真正的死因只能解剖他的尸体。”

    “你说你要把他的尸体剖开?”南宫浸仍旧震惊有余。

    林瑾瑜闻言,一脸的正气凛然:“我知道剖开尸体是对死者的不敬,但是,皇上若想知道真正的原因便只有这一种方法了,我死不足惜,但是,却万万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万万不能让他破坏东琳皇朝的盛世太平。”

    一句盛世太平让南宫浸简直达到了瞠目结舌的地步,他看着林瑾瑜,眸中神色变幻仿若高原上的天空,时而晴朗时而阴霾。

    他……到底让南宫烨娶了一个什么样的女子?

    倘若让今日这个布局的人得逞的话,那么焰儿势必责怪林府,如若这样,岂不就是将林瑾瑜更快地推向了宣王府么?

    让宣王府的人拥有这样一个女子,这……怎么可以呢?

    不行!他一定要阻止!

    “咳咳……”南宫浸思绪翻飞,心中杂乱无章,竟是又猛烈地咳嗽起来。

    此次咳得非常的厉害,白染霜见状掏出手中的白绢递至南宫浸的唇边。

    “咳咳……”

    林瑾瑜听着这咳嗽的声音,他该不会是把肺都咳出来了吧?

    “皇上,您喝点水润润喉。”白染霜端了一杯瓷盏拿至南宫浸的手边。

    南宫浸朝她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

    白染霜绝美的脸上带着浓浓的忧愁。

    “霜儿,你命窦安去将静王找来。”南宫浸咳嗽完了之后便对白染霜说道。

    白染霜点了点头便朝殿门处寻去。

    林瑾瑜立在大殿中央,看着南宫浸右手撑着座椅,样子看着十分地难受,他这个病怕是无力回天了,最多也就是半年的事了。

    隔了一会儿白染霜便转了回来,又回到御书台前去照顾南宫浸,南宫浸转回身看着白染霜,又开始上演你侬我侬的桥段,完全视林瑾瑜为无物。

    看着书台后的二人,林瑾瑜又想起了前不久送亲时的桥段,莫非,这真的是基因使然么?

    想那南宫焰与纳兰婉玉也在她的面前上演过狗血桥段。

    不过,虽然桥段想通,但是,她却能感受到,面前这二人乃是真心相爱的,这也就足以说明,为什么南宫浸明知南宫焰并非皇帝人选却非要立他为太子的缘故了,这完全出于对一个女人的爱啊。

    作为一个帝王,能深情致厮,却也是难能可贵的,只是,一入宫门深似海,九重宫闱之中,真的不是个谈情说爱的好地方啊。

    “皇上,静王到了。”

    不知多了多久,久到林瑾瑜觉得已经天地洪荒了,方才听窦安前来禀告。

    南宫浸终于转了视线看向窦安,说道:“让他进来。”

    南宫煊仍旧穿着一袭玄色的衣袍,头上束着紫金冠,丰神俊朗,他进了殿之后似乎并不意外能在这里见到林瑾瑜,他瞥了一眼林瑾瑜便上前去到南宫浸跟前儿颔首道:“儿臣给父皇请安,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随后又微微转了个方向对着白染霜颔首道:“儿臣给母后请安,母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免礼。”

    南宫浸看着南宫煊,说道:“煊儿啊,今日在白府一事你也在现场,朕方才已经决定了,让你主审此案。”

    南宫煊笔直挺立的身躯有那么一瞬有些僵直,他的父皇到底是不信任他的,今日这件事,可以引起多方的斗争,而他与南宫炀却与此事无关,想那郭成封是宁王之人一事,父皇怕是知道的,这九重宫阙之中,怕是没有什么事,能够逃脱父皇的耳目吧。

    南宫炀少不更事,定然做不出如此有心机的事来,而自己平日里也没有表现出太多,但是,到底要比南宫炀成熟太多,是以,父皇定然就会怀疑自己。

    而今父皇让自己主审这件案子,就是想要观察这个局到底是不是自己设的,如果是自己设的局,那么在审理此案时就会动手脚。

    可是……这样的局他又怎会去设呢?

    现在还不是时候啊。

    “儿臣遵命。”南宫煊收回视线,转而颔首领命。

    南宫浸点了点头,面上没有太多的神情表露出来,他对南宫煊继续说道:“煊儿啊,烨儿的夫人林瑾瑜想要解剖郭成封的尸体,你命人着手去办这件事情,记住,千万不能让你,林瑾瑜,仵作之外的第四个人知道,否则,定斩不赦!”

    南宫煊听了这段话后,一时间竟是忘记要复命了,只转过头看向了林瑾瑜,眸中带着万般疑惑不解:“你……要解剖尸体?”

    世上怎会有这样的事情?人的身体怎么能够被剖开?这不是开玩笑么?

    面对南宫煊的质疑,林瑾瑜只是微微颔了一下首,并未说话,因为此事已经对南宫浸解释过了,断没有再次解释的必要。

    “煊儿……你带着林瑾瑜去审理此案吧……朕累了……要休息了……咳咳……”南宫浸一面说话一面咳嗽着。

    白染霜扶起了他的身子,二人随后转身而去。

    “恭送父皇母后。”南宫煊对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微微颔首。

    白染霜扶着南宫浸朝内殿行去,身影即将消失之际转回眸看了一眼南宫煊,南宫煊也与她对视了一下,眼神之中没有太多的温度与情感。

    林瑾瑜将这一幕收入了眼中,这些天在宣王府待着,她也听闻了一些东琳的后宫之事,南宫煊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便过世了,南宫浸念他年幼,便将他交给白皇后抚养,既是白皇后将他抚养长大,为何他看向白皇后的眼神中却是没有什么温度呢?

    唉,这皇宫之中的恩怨情仇,还真是一言难尽啊。

    “本王虚长烨半岁,唤你一声弟妹,如何?”当林瑾瑜还在探究南宫煊与白皇后的恩怨情仇时,南宫煊已经开口朝林瑾瑜说了话。

    林瑾瑜即刻转了思想,笑道:“当然可以。”

    南宫煊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们去刑部吧。”

    “好。”

    南宫煊率先起步朝前离去,林瑾瑜拿着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包袱跟随在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