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穿越言情小说 » 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 »  70 这是脱衣舞秀?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0 这是脱衣舞秀?

小说: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作者:甜味白开水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此时,夜色正浓,在榆次的一条小溪边,两名男子望溪而站,他们一人身穿白色衣衫,一人身穿墨色衣衫,黑白分明,溪水潺潺,从他们的脚边滑过。

    “子衡,你真的已经决定了么?”身穿黑色衣衫的男子转眸看向纳兰睿淅,浅声问询出声。

    这个黑衣男子便是在西北边关戍边的林瑾玥,林瑾瑜的大哥。

    他与纳兰睿淅自小便认识,但是真正成为兄弟却是在军中,他从未知,自己的那个妹妹居然有这么大的魅力,可以使得子衡放弃江山社稷,这对他来说,得付出多沉重的代价?

    这太让他吃惊了!

    纳兰睿淅看向林瑾玥,说道:“阿玥,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做,很傻?”

    为了一个女子,放弃大好前途,放弃江山社稷,放弃如画美眷。

    林瑾瑜微微一点头,说道:“是有点傻。”

    纳兰睿淅敛眸笑了笑:“倘若是一个月前,那么我一定认为自己这样做不是疯了就是傻了,可是……现在的我却觉得很幸福,你知道么?二十几年以来,我从未这般快乐过,那种……真真实实的快乐!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

    二十几年以来,他终于觉得自己活得像个真实的人了,以往的自己都是不断地按照母后的要求在完成她规定的人生,做为一个皇子,做为皇后之子,他不该拥有自己的生活,不该拥有真切的笑容。

    林瑾玥看着纳兰睿淅,笑了笑,随后说道:“其实,在瑜儿去东琳之前,我就曾将她掳走过,那个时候,我就想带她离开,想为她寻找一片清净的天地,让她过着无忧的生活。”

    纳兰睿淅抬了抬眸,问道:“那个时候么?”

    他是知道了什么,所以想要将她掳走?

    林瑾玥点了点头,说道:“子衡,其实这些事,我本不想说的,因为这只是我们林家的家事,那个时候我之所以想将她掳走是觉得她去东琳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纳兰睿淅闻言附和道:“我当时也是觉得不对劲,所以才去父皇面前主动请缨说要去东琳送亲,为的就是想要一路保护她,不想,原来却是为了让她嫁给南宫烨,这……是你母亲的意思吧?”

    林瑾玥叹了口气,说道:“这些只是上一代的恩怨,母亲她却是看不开,竟是将所有的怨怒都发在了瑜儿的身上,瑜儿她……何其无辜?”

    “现在无所谓了,既然我带她离开了,那么我们就永远不会回去了。”

    林瑾玥看着纳兰睿淅,如墨的黑眸中云集着感动,子衡这次可是牺牲太大了,为了瑜儿,他不要自己的家了,不要他的父皇与母后了,统统都不要了。

    “子衡,我马上就回京任职了,你的军队,我永远为你保留,只要你想要,我随时都可以调动的。”

    纳兰睿淅抬手拍了拍林瑾玥的肩膀,说道:“谢谢了!不过我想……应该用不上了。”

    “谢谢你待瑜儿这般地好,我这个做哥哥的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你了,其他的话不用多说,你们多保重,待你们安定下来我再来探望你们。”

    “好。”纳兰睿淅重重地点了点头。

    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后便各自散去了,纳兰睿淅一路飞掠回了客栈,回到房间之后,他倒了一杯凉茶喝了下去。

    垂眸放下茶杯时却见木桌之上压着一张纸条,他打开纸条,只见纸条上写着一行娟秀的簪花小楷:子衡,我觉得蒋朔夫妇会有危险,我先赶回有情村了,你看见纸条后便来追赶我吧,我在有情村等你,不见不散。

    “该死的!”纳兰睿淅一把揉碎了纸条,薄唇微动,低低咒骂了一声。

    他飞身出了房门,朝着有情村的方向飞掠而去,此时天已微亮,已近卯时,也不知道瑜儿她走到哪里了。

    林瑾瑜一路使用轻功朝有情村飞奔而去,到达有情村时已经快至卯时了。

    她入了村之后便一路朝蒋朔的家里飞奔而去,她急急呼呼地闯进了蒋朔家的院子,进去之后便唤道:“蒋朔!蒋朔媳妇!你们在哪里?”

    呼唤之后,院中没有任何的声响,林瑾瑜的心瞬时一沉,心中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莫非真的出事了不成?

    林瑾瑜飞掠到门口,一把推开房门,喊道:“蒋朔!你们在哪里?回答一下我!”

    她在房间中蹿进蹿出,可是,当她将整个屋子都翻遍时,却根本没有发现她夫妻二人的踪迹。

    林瑾瑜转身出了房门又朝田间跑去,一路飞奔而去,却是仍旧没有发现他们的踪影,找完田间之后她又去了河边,也是人影全无。

    糟糕了!难道那个妖女真的将他们抓走了不成?

    林瑾瑜随后返身又回了村子里,回到村子之后便发现有人正准备朝村外行去,那是一个中年男子,她飞掠过去堵住了中年男子的去路,那中年男子一见她便捂住头抖索道:“姑娘……姑娘啊,我已经将我的妻子休了,您饶了我们吧……”

    “你说什么?”林瑾瑜听了这话,火冒三丈,竟是近前一把拧住了中年男子的衣襟逼问道:“你刚刚说什么?你休了你的妻子?”

    中年男子捂住头,不停地抖索:“女侠,您行行好,我都已经按照你们说的做了,你们就放过我吧……”

    说话之时准备跪在地上向林瑾瑜磕头。

    林瑾瑜一把将他拧了起来,说道:“你这个废物!怎么能向那种变态屈服呢?你怎么可以休了你的妻子?你太没节操了!”

    “什……什么?”中年男子闻言,放下了双手,慢慢抬头看向了林瑾瑜。

    他眯眼看了看林瑾瑜的装扮,当他发现林瑾瑜的装扮与那些白衣女子完全不同时,他方才松了一口气,说道:“姑娘……您莫要吓人啊……”

    林瑾瑜不想再与他多说废话,直接问道:“你告诉我,蒋朔夫妻人去哪里了?”

    中年男子说道:“那个蒋朔啊,他死活都不愿意与他媳妇分开,所以,他被那些白衣女子抓走了,我也不知道他被抓去哪里了。”

    “那他媳妇呢?”

    中年男子眨了眨眼,说道:“他媳妇啊……他媳妇被那些白衣女子抓到有情井旁边去发毒誓去了。”

    林瑾瑜迅速逼问道:“有情井在哪里?”

    中年男子抬手给林瑾瑜指了一个方向,说道:“你往东北方向,沿着田埂一路往右,走半柱香的时间就能到了,现在那里应该有很多人才是。”

    “哼!”林瑾瑜一把扔开中年男子,斥责道:“懦夫!”

    林瑾瑜随后脚步飞点,朝有情井飞奔而去。

    中年男子盯着林瑾瑜飞奔而去的身影,扬唇说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为什么要那么死心眼儿?呸!多管闲事!”

    林瑾瑜依照中年男子所指的地方飞掠而去,在快要到达有情井时,她敛住气息躲在了一间农舍之后。

    微微探出头,林瑾瑜望了过去,此时的井边立了许多身穿白色衣衫面带白纱的女子。而那井口边却是跪着许多农家妇女,林瑾瑜一一望了过去,终是在人群中找到了蒋朔媳妇。

    她跪在井边,双手被捆在身后,林瑾瑜见状瞳孔一缩,想着蒋朔媳妇对自己的好,又想到她肚子里那小小的孩子,锤于身侧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头。

    林瑾瑜眼眸一转,将那些白衣女子的站立方位尽收眼底,她伸手从怀中拿出身上剩下不多的暗器,垂眸数了数,估计刚刚够用,心中有了想法之后,林瑾瑜便将那些暗器放置在了身体各处。

    准备好了之后,林瑾瑜便瞬时飞身而出,朝井边飞掠了过去。

    “有人!”一名白衣女子在见到林瑾瑜时,惊声而出。

    林瑾瑜眼眸微眯,脚步飞踏至农舍的墙面之上,起身飞旋,从身体各个部位发出数枚暗器,由于身体方位各不相同,而那些暗器之上又涂抹了软筋散,如此旋身之下,那些白衣女子皆中了暗器。

    “暗器上有毒!”白衣女子惊诧出声,却是为时已晚。

    林瑾瑜飞身夺下了其中一名白衣女子手中的宝剑,随后脚步飞掠,用剑尖刺向了剩下那些没有中暗器的女子的穴位。

    不多时,十几名白衣女子就被林瑾瑜收拾干净了,她们全部昏厥倒地。

    林瑾瑜扔下宝剑急忙奔去蒋朔媳妇的跟前儿,伸手为她解开绳索,问询道:“嫂嫂,你没事吧?”

    蒋朔媳妇在见到林瑾瑜时,有些不敢相信:“小林,你怎么回来了?”

    林瑾瑜转眸看向那些倒地的白衣女子,眸中满是厌恶之色:“我在榆次城遇见了这一群疯女人便想起了你们,所以赶回来了,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蒋朔媳妇一听,眼泪就飙了出来:“小林,这些女子真是莫名其妙,我们村子里的人本是好好的生活,她们非蹿出来说不要让我们夫妻在一起,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

    “不用理会这些神经病,你知道她们将蒋朔抓去哪里了么?”

    “我不知道,不仅蒋朔被她们抓走了。”蒋朔媳妇摇着头,随后指了指其他被捆在井边的女子,说道:“她们的丈夫也被那些疯女人们抓走了。”

    林瑾瑜转眸看了过去,随后起身去给那些妇女们解开绳索。

    “这位姑娘啊,您真是女中豪杰啊……”林瑾瑜为剩下的女人们解着绳索,其中一位妇女开口赞扬起来。

    其余的妇女们在听见这句赞扬的话时,也开口赞扬起来,不仅赞扬,还开始恳求起来。

    “是啊,姑娘,您真是厉害!”

    “姑娘,您救救我的丈夫吧!”

    “呜呜……姑娘,您一定要救救我们啊……”

    有情井旁,一时间人声鼎沸,林瑾瑜蹲在人群之中为那些女人们解开绳索,点头忙应道:“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救的。”

    这些女人们的丈夫定是与蒋朔关在一起的,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既然要去救蒋朔,其他人肯定会一起救出来的。

    “姑娘,谢谢您了……”林瑾瑜正在帮一名妇女解开绳索,那名妇女闻言点头朝林瑾瑜感谢起来。

    林瑾瑜朝她笑了笑,说道:“不用谢。”

    话语落下,准备扶那妇女起身,然而,就在这闪电之际,那名妇女忽而手臂一转伸手到了林瑾瑜的后背,对准她背后的要穴点了下去,那妇女的内力绵厚,一点之下林瑾瑜竟觉手脚麻木起来。

    “你……你是谁?”林瑾瑜惊得眼眸瞪大,问询起来。

    这个中年妇女为何点了她的穴?她究竟是谁?一个农村妇女怎会有武功?并且,这个女人的武功还相当之高!

    那中年妇女嘴角哼了哼,没有说话,只是抬手在林瑾瑜的身前又封住了她两处大穴,至此,林瑾瑜完全无法动弹了。

    林瑾瑜抬眸睨向那名中年妇女,她的脸颊之上虽然有些皱纹,可是,她那双眼眸却是清澈灵动若泉水潺潺,这一看便知是一名年轻女子的眼眸。

    她是谁?为何扮成中年妇女?

    莫非这场有情井前的好戏是为自己准备的么?

    这个装扮成中年妇女的女子,最初的目的就是自己?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又为何要抓自己?

    “阿秀,你这是做什么?那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蒋朔媳妇见阿秀竟是对付起了小林,她迅速跑了过来阻止起来。

    那名被称作阿秀的中年妇女闻言,唇角一扬,冷哼道:“谁是阿秀?”

    说罢,伸手揪住林瑾瑜的衣襟,随后脚一点地带着林瑾瑜飞身而上。

    “你们快点抓住她,不要让她将小林带走了!”蒋朔媳妇急忙惊道,伸手想要去抓。

    小林今日赶回来就是为了救自己,她怎么能让小林被人抓去呢?

    然而,她一个不会武功的农家妇女又怎能敌得过有着精绝轻功之人呢?

    林瑾瑜见状垂眸朝蒋朔媳妇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追来。

    蒋朔媳妇哪里会放弃,仍旧追在后面吼叫着,抓住林瑾瑜的女子随后袖子一扬抛出一股真气,愣是将蒋朔媳妇拍倒在了地面之下。

    林瑾瑜见状喊道:“嫂嫂小心!”

    “小林……”蒋朔媳妇摔倒在地,她双手撑住身子,眼睁睁地看着林瑾瑜被阿秀带着向天边飞去。

    林瑾瑜被那女子带着飞离而去,她的衣襟被这女子揪着,勒得她的脖子有些喘不过气来,她侧眸看向女子,冷冷问道:“你为何抓我?”

    那女子闻言,轻声哼道:“你不是有一个爱你至深的男子么?抓你,自然是引他前来。”

    林瑾瑜闻言,眼眸眯了眯,果真如她料想一般。

    这些个女人还真是变态得可以。

    经过这次事件,终于让她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最变态,只有更变态!

    林瑾瑜睨着女子,说道:“引他前来做什么?逼迫他不要再爱我了么?”

    女子冷哼道:“知道便好!”

    林瑾瑜抬了抬眉,说道:“那我劝你还是不要做无用功了,他不会答应你的。”

    “如果他不答应,我就开始折磨你,一直折磨到他答应为止。”女子出口的话语,生生狠戾。

    “是么?”林瑾瑜闻言冷静地回道:“那么我告诉你他会怎么做,如果你折磨我一分,他就会折磨你万分,如果伤害我一点,他定然会让你死无全尸!”

    “哈哈哈……”女子闻言忽而仰头大笑:“那我就先把你杀了,让你们阴阳相隔永不相见。”

    林瑾瑜唇瓣微扬,浅浅而笑:“你以为,在有情人的眼中,会畏惧死么?倘若我死了,他也不会独活。倘若相爱的人们真是怕死的话,方才在有情井边的那些女子又怎会宁愿受你们的折磨也不愿意离开她们深爱的人?死……对于挚爱的双方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死后,相爱的双方仍旧会在一起。你杀死一对情侣,千千万万的情侣会在你的面前站起来,你是永远杀不完的。”

    女子听闻这段话后,抓住林瑾瑜衣襟的手随之僵了僵,须臾,她低声喝道:“你不用巧舌如簧,奈你如何说,今日我定是要将你二人分开!”

    林瑾瑜垂了眸,没有再说话,只觉这个女人真是少了一根筋。

    女子带着林瑾瑜飞掠至了一座无名的山中,山中深处有一座破落的小茅屋。女子抓住林瑾瑜的衣襟飞身落下。

    落下之后,林瑾瑜方才瞧见小茅屋四周都有白衣女子把守着,那些白衣女子清一色的带着白色面纱。

    白衣女子们在见到身旁女子时,遂跪下请安道:“属下参见使者。”

    “起吧。”身旁女子淡淡开口说道。

    林瑾瑜转眸看向身旁的女子,原来这个女子便是这些白衣女子的头头。

    难怪刚才与她说不通,原来她是变态之首啊。

    女子将林瑾瑜扔开,转而去到小茅屋里,林瑾瑜立在小茅屋前环视着众人。

    须臾,那女子又出了茅屋,林瑾瑜定睛一看,发现她换回了一身白色纱衣,脸上带着白色面纱,她头顶上方的墨发数着分肖髻,上戴一根白玉雕琢而成的木兰簪子,簪子的下方垂吊着泪滴形吊坠,她冰肌玉肤,长眉连娟,眼眸如浮翠流丹,潋滟生辉,最吸引林瑾瑜注意的是,她的曲眉之间竟是有一颗红色的朱砂泪。

    这个女子便是纳兰睿淅所说的那个妖女么?

    虽然她面带白纱,但是,却仍旧掩不住她的绝世风华,这个女子的真容必定是国色天香!

    看这女子的眼眸,虽然淡淡的,却是没有那种浓烈的仇恨,她怎会变态到要拆散所有有情人呢?

    “将她押进去。”璇玑开口吩咐起来。

    “是。”两名白衣女子闻言去到林瑾瑜的身边,随后两人驾着她的胳膊脚下一个用力便带着林瑾瑜飞身进了小茅屋,进得茅屋之后,那两名女子将她扔在了地上,随后立在一旁看守起来。

    林瑾瑜左右看了看两名女子,说道:“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怎样?”

    白衣女子闻言,没有说话,却也没有上前封住她的嘴。

    林瑾瑜眉毛抬了抬,既然那个妖女没有命令让自己不说话,那么,她可就要开说了哦?

    清了清嗓音之后,林瑾瑜便开始讲起故事来:“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两个古老的家族,梁家和林家,这两大家族有深刻的世仇,经常明争暗斗。梁家有个儿子叫梁思成,十七岁,品学端庄,是个大家都很喜欢的小伙子。可他喜欢上了一个不喜欢他的女孩林徽因,当听说林徽因会去另一个府上参加宴会后,他决定潜入宴会场地,所以梁思成为了林徽因,而他的朋友为了让梁思成找一个新的女子而放弃林徽因,他和自己的朋友为了各自的目的戴上面具,混进了宴会场……”

    林瑾瑜声情并茂唱做俱佳地讲着《罗密欧与朱丽叶》这个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只不过,她将故事的主人翁名字改成了另外一对她喜欢的情侣名字。

    这个故事非常的长,林瑾瑜讲得又十分地用情与抑扬顿挫。

    起先,小茅屋里还仅有两名白衣女子,到后来,那些围在小茅屋外面的白衣女子竟也进了屋子里,有些白衣女子站得累了还坐了下去,听得津津有味。

    林瑾瑜见进屋的女子越来越多,忽然一下便止住不说话了。

    其中一名心急的白衣女子在听得她忽然之间顿住时,皱眉道:“你怎么停下了?”

    林瑾瑜无辜地看着女子,眨巴着眼睛说道:“姐姐,你讲这么多话试试?我不口干么?”

    此话一出,便有白衣女子说道:“我去给你打点水来。”

    林瑾瑜抿唇眯眼笑道:“谢谢!”

    白衣女子转身出了茅屋,不多时便打了一碗水来,林瑾瑜因着被封住了穴道,是以,离她最近的那名白衣女子端过瓷碗,将水喂进了她的口中。

    待她刚刚喝完水后,先前那名性子急躁的白衣女子便说道:“好了,你接着讲故事吧。”

    林瑾瑜点了点头,随后又继续讲了起来:“方才我们说到哪里了?”

    “说是皇帝要杀梁思成了!”

    林瑾瑜接着说道:“话说,那个皇帝要杀了梁思成,林徽因就急了……”

    小茅屋内,女子清丽婉转的嗓音如一首清歌,缓缓唱响,白衣女子们席地而坐,听着听着,却是早已潸然泪下,湿满衣襟。

    林瑾瑜在将故事的时候,不动声色地观察了这些女子,看样子,这些女子都是没有经历过爱情的人,而她们之所以会有这般变态的行为,一定是受了她人的命令,这个人必定不是那个妖女,而是另一个比妖女分位更高的女子。

    那个女子想必才是真正受到爱情伤害的人。

    她到底是谁?又是受了怎样的爱情之殇才能变态至此?

    故事讲完之后,余音缭缭,白衣女子们都各自沉浸在悠长的故事情节之中。

    林瑾瑜却在这时开口缓缓唱道:“没有星星的夜空,没有话题能补充,太多承诺从指缝中溜走,不敢奢求什么。回忆将我们扣留,一瞬间亲吻的时候,一切就好像轮回般朦胧,心动渐渐的失控。是否两个人足够,捕捉爱的镜头,闭上了眼睛,记得你的笑容,幸福得从容,将灵魂都掏空,享受一分钟的感动。是否爱上一个人,不问明天过后,山明和水秀,不比你有看头,牵着你的手,一直走到最后,这一刻怎么回头……”

    牵着你的手,一直走到最后。

    这一刻怎么回头……

    怎么回头……

    “他们……他们就这样死了么?”林瑾瑜的轻声清唱惹得白衣女子眼泪哗哗直下,其中一人哽咽地问询起来。

    林瑾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死了……人死不能复生……”

    听这样的故事会落泪的人心肠自然坏不到哪里去,林瑾瑜敢保证,只要给她时日,她定然能够好好地给她们上一堂爱情课,让她们根本无法下手再忍心去伤害那些有情之人。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忽然之间,当白衣女子们还在纵情哭泣时,一阵冷凝之声从屋外传来。

    白衣女子们闻言眼眸一抬,迅速抹干眼泪站立起身,随后转身朝璇玑恭迎道:“属下参见使者。”

    璇玑踏步而来,她立在门楣处,瞧着众人,当她看见那些女子的眼角有着未干的泪迹时,她眯眼问道:“何事惹得你们竟是潸然泪下?”

    其中一名白衣女子颔首上前道:“回禀使者,那个被您抓来的女子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我们听着感动,所以便哭了,还请使者恕罪!”

    璇玑唇瓣抿了抿,越过那名白衣女子朝林瑾瑜走了过去,她立在林瑾瑜的跟前儿,俯身朝她看去,问道:“你方才说了什么?让她们哭成这样?”

    林瑾瑜抬眸睇着璇玑,悠然回道:“我不过讲了一个爱情故事而已,您要不要听一下啊?”

    璇玑一听爱情二字,迅速说道:“放肆!”

    林瑾瑜唇角微弯,说道:“其实……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会渴望这样一份爱,你……自然也不例外,我说的是也不是?”

    “闭嘴!”璇玑闻言俯身准备将林瑾瑜抓起来。

    然而,当她刚一俯身时,茅屋外却是刮过一阵劲风。

    “啊……”

    当林瑾瑜还未看清楚面前发生的事情时,只觉那些立在茅屋里的白衣女子全部都痛苦地倒地了。

    璇玑见状迅速丢开林瑾瑜,随后转回身,抬手迎了过去。

    林瑾瑜瞳孔一缩,此时方才看见,竟是一名身穿白色衣衫的男子进了茅屋。

    那男子手里拿着一杆碧玉洞箫,与璇玑打了起来。

    他二人的动作极快,林瑾瑜根本就看不清那个男子是谁,不过,有一点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个白衣男子她是从未见过的,她不认识这个男子。

    打斗之中,璇玑眸色一冷,眼眸定格在白衣男子的脖颈之处,当她见到他的衣襟内忽闪忽闪的银质项链时,她伸手又朝他的脖颈处抓了过去。

    白衣男子手中的碧玉洞箫转了一个方向,止住了璇玑的动作,他薄唇微扬,笑了笑,说道:“姑娘,你这是做什么?又要脱我的衣服么?”

    上一次,这个女子夜闯他的殿宇,将他的殿宇之中翻得乱七八糟,当自己带着侍卫去抓她时,方才发现这个女子的武功竟是如此高绝,他从未见过武功如此高的女子,心下便起了戏耍之心,戏耍之时,自己一个疏忽,竟是让她划开了衣衫,这划开衣衫倒没什么,不想,这个女子随后的动作真真让他吃了一惊,她竟是朝他的脖颈袭击而来,目的却是为了他脖子上的那条项链。

    他身上带着这条项链,是他出生时母后送给他的,对他来说意义非凡,他怎么可能让人抢走他的项链?

    这个女子要抢他项链一事,让他觉得新鲜,心中又起了一股戏耍之意,自从思辰离开西玥去到南临之后,他倒是有些时候没有泡妞了。

    泡一泡这妞,倒也是无妨的。

    只是,这个女子随后许是看出了他想要戏耍于她的意图,打过来的招式十分狠戾,不经意间,竟是将他的上衣剥了个精光。

    当时他就想着,既然他的上衣都被她脱了,如果他不戏耍她一下,又怎么对得起自己呢?

    于是,他在打斗的过程中,抱住了她的腰身,岂料这女子竟是恼羞成怒,气愤之下逃走了。

    而今,她是又要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么?

    今日,他便奉陪到底!

    她脱自己一件衣服,他也脱她一件。

    “水墨逸!你无耻!”璇玑手掌成刀,朝着水墨逸袭击而去。

    林瑾瑜在听见这三个字时,眼眸瞪得老大,原来,这个白衣男子竟是西玥太子水墨逸。

    她睁眸朝水墨逸望了过去,方才瞧清楚,原来这个水墨逸长得如此俊美,他身躯凛凛,肌肤呈现出蜜色,是一种十分性感且健康的肤色,他头束白玉簪,一双剑眉犹如染墨,深邃的凤眸中虽然带着笑,却是寒星四射,薄削如雕刻的唇瓣微微抿在了一起,这个男子,虽然有着温润如玉的仙气,却是冰冷至极的。

    他有着一双凤眸,而这凤眸……好像拥有的人并不多。

    这个水墨逸看着也觉得有点熟悉,总觉得自己认识的人中,有人长得像他,那人也有一双凤眸,林瑾瑜脑中翻飞,寻思起来。

    璇玑与水墨逸过着招,由于她的目标始终都对准了水墨逸脖子上的那条项链,所以,她每一次出手,都是对着水墨逸的项链而去。

    几次三番的打斗之下,水墨逸的衣襟口却是又被璇玑给扯开了。

    水墨逸凤眸微垂撇了一眼自己的衣襟,随后调笑道:“你就这般想看我的身子么?如果你真要看,又何必打呢?我脱给你看便是……”

    林瑾瑜在听见这段话时,眼角微微抽搐起来,又是一个妖孽男啊。

    璇玑比不得林瑾瑜的功力,被水墨逸这般调戏之后,她连耳根都红了起来,只觉这个水墨逸怎地就是一国太子呢?他完全就是一个喜欢戏耍女子的登徒子!他怎配当太子?

    真不知道圣女为何会让自己来偷那条项链。

    “我杀了你!”璇玑牙关一咬,掌风凌厉,朝水墨逸辟了过去。

    水墨逸侧身躲开,璇玑劈过来的力道有几分落在了他的衣衫之上,裂帛之声骤然响起,他的白色衣衫应声而裂。

    “啧啧……你果然还是喜欢脱我的衣服……”水墨逸摇了摇头,随后坏坏一笑,伸手便朝璇玑的衣衫扯了过去。

    这个女子的武功极为高强,自己如果稍有分神便会中她的招儿,不过,他水墨逸可是从来不打女子的,这可是他的金科玉律。

    虽然他从不打女子,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水墨逸就不调戏女子了,这个女子几次三番招惹于他,还残害他西玥的臣民,今日,他便要给她点颜色看看!

    让她知道,他水墨逸不是谁都能惹的!

    璇玑自小长在深山之中,从小身边就只有女子,水墨逸是她第一个接触的男子,但是,这个男子总是出言调戏于她,让她不甚其烦。

    今次,她要旧账新帐一起算!

    眸中仇恨之意迸发而出,璇玑脚一抬朝水墨逸踢了过去。

    水墨逸伸手握住璇玑的脚,另一手竟是扯向了她腰间的腰带,璇玑一惊,没想到水墨逸这个淫贼居然要解开她的腰带,她伸手想要去护住腰带,可是那水墨逸却是先她一步已经摘下了她的腰带。

    “你个混蛋!”璇玑怒骂出声。

    水墨逸扯开她的腰带,连带着将她的白色外衣也给脱了下来,脱下来之后随意朝旁一扔,薄唇一弯,魅惑笑道:“我只对你混蛋,日月可表天地可鉴……”

    林瑾瑜坐在茅屋里看着打斗的二人,她在听见水墨逸这句话时,额头瞬时一黑,这个水墨逸怎地跟那个云思辰那么像,打斗之下,居然还要调戏别人,真真让她汗颜。

    璇玑的眸光落在了那件被剥落的衣衫之上,她迅速飞身想要拿回那件外衣,可是,当她飞身而过时,水墨逸竟是又伸手扯上了她里衣的带子。

    “你敢!”璇玑惊了一声,羞愤异常。

    可是那水墨逸哪里会听她的言语,修长的手指一个旋转,便将她的里衣袋子勾在了掌中。

    林瑾瑜眼角继续跳跃,现在,这个……可是在表演脱衣舞?

    璇玑忙着去护住自己的衣衫,她从来不怕与人打斗,可是,她却对耍流氓这种行为应对不来,水墨逸如此作为,让她有些乱了阵脚。

    “你终日带着个面纱作甚?今日,我便要瞧瞧,你这个妖女到底长成哪般模样?是不是丑得来人神共愤不敢见人?”水墨逸话语刚落,随后手掌向上伸去,手中洞箫一挑瞬间就将璇玑的面纱剥落而去。

    璇玑忙着去系里衣的带子,倘若她不系的话,内里的肚兜就要露出来了,若是被这个淫贼看到自己的肚兜,她怕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然而,当她刚刚弄好里衣带子时,却听水墨逸说要揭开她的面纱,她眼眸一瞪,心中一惊,还来不及阻止,水墨逸已然将她的面纱给揭开了。

    就这一个揭开面纱的动作便让璇玑所有的动作止在了当场,她的身体忽然之间变得僵硬无比。

    林瑾瑜跌坐在屋子中央,她坐着的地方刚好可以瞧见璇玑的面容,当她在见到璇玑的面容时,身为女子的她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这个女子,她……长得好美……

    她美的不仅仅是她的面容,而是那张干净至极的容颜以及神情,她的美是那种不染纤尘的美,就像荡涤在河间清澈的小溪,她的美似天山上的雪莲,洁白而纯净,她的美是那种可以拯救万物生灵的美,让人一瞬间只觉春回大地。

    “好纯洁的女子……”林瑾瑜开口浅浅出声。

    水墨逸在揭开璇玑面纱的那一瞬间也愣在了当场,这些年,他一直与思辰混迹于花丛之中,什么样的女子他没有见过?

    可是……这般纯净的女子还真是第一次见。

    她就似山间的精灵,就似那遗落人间的仙女。

    呼吸在这一刻屏住了。

    “你……”璇玑一双美眸死死地盯着水墨逸,胸口起伏不定,白皙的脸庞渐渐涨红。

    她握紧双拳,咬了咬牙关,竟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良久之后,璇玑立即上前夺走水墨逸手中的面纱随后疾步奔出了小茅屋。

    水墨逸立在原处,他缓缓转身看着璇玑奔出去的身影,俊眉微蹙,疑惑道:“她怎么了?”

    这个妖女怎地这般反应?

    “害羞了呗……”林瑾瑜听见了水墨逸的喃喃自语,她坐在地上懒懒地回道:“人家脸上戴个面纱就是不想让人见到她的容颜,你把面纱给人揭开了,她自然就会害羞喽。”

    水墨逸缓缓转身看着林瑾瑜,薄唇扬起,眸中露出些许厌恶之色,他冷声嗤道:“她一个四处拆散情侣的女子,你说她会害羞?”

    林瑾瑜撇了撇嘴,说道:“她应该是听令于他人的吧。”

    方才在见到妖女的真实面目之后她更加肯定了这种想法,因为方才那一瞥,她瞧见妖女的眸色十分纯净,却是不像那变态之人。

    水墨逸收起了方才那种玩世不恭的态度,又恢复了一贯的冷凝状态,他踱步去到林瑾瑜的跟前儿,伸出洞箫为她解开了穴道,奇怪道:“你方才讲的那个故事,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吧?而梁思成与林徽因则是另外一段爱情故事!你怎么把这两个故事搅成一团了呢?”

    “你说什么?!”

    水墨逸一声话语之后,林瑾瑜只觉平地惊雷,她霍然站立起身盯着水墨逸惊声而出。

    *

    ------题外话------

    阿玥啊,你为毛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找小淅呢?

    你这一找,小林子就遇见水墨逸了,所以,踪迹就提前暴露了…

    水墨逸啊水墨逸你咋一出场就这么惊悚啊?脱人家衣服呢…

    好吧,水无痕的儿子,身一定是干净的,至于心是不是干净的就不得而知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