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穿越言情小说 » 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 » 《》番外之情归 09 香味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番外之情归 09 香味

小说: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作者:甜味白开水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听见纪谨析的问话,蓝若雪愣了一下,隔了一会儿才小声地回道:“没有,怎么可能?”

    “那你干嘛视我为洪水猛兽?”不就是送她一程而已,躲什么?

    蓝若雪本能地否认:“我没有。”

    纪谨析又道:“那天之所以救你,是因为我曾经亲眼目睹过一个朋友在我面前被马蹄踩死。”

    蓝若雪没想到纪谨析会跟她解释这件事,纪谨析自己也没想到,那些埋藏于心里多年的话语,怎么那么轻易地就对身旁的女人说了出来。

    这种感觉有些不受控制。

    “那你那个朋友?”蓝若雪偏头看向纪谨析,他冷硬的轮廓映在晚霞之中,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苍凉。

    纪谨析握住方向盘的手微微一紧,薄唇抿着,半晌之后才吐出三个字:“过世了。”

    蓝若雪喉头一哽,其实不用问也能猜到结局,方才纪谨析一说起这事时,她又不免想起了上一世自己死得有多悲惨,作为朋友的他亲眼目睹这样的事,该是非常悲恸的吧?

    难怪他会不惜生命危险来救她,他是不想悲剧再一次发生吧?

    “对不起,让您想起了悲伤的事。”

    纪谨析专注地开着车,眼睛一直盯着前方的路,低声道:“没事,已经过去很久了。”

    加上这一世,差不多是百年前的事了。

    时间这么久远了,他却为何总是不能忘呢?当初的一幕幕犹如石雕一般清晰地刻在他的脑海中,永远也挥之不去。

    终归还是他欠了她的。cad1();

    车厢之中再次恢复了沉默,蓝若雪见纪谨析不想再说话,也没有再说其他什么,只是将头转向车外,再次看起了景色。

    许是因着连日来的疲劳,蓝若雪有些困,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睡着之后,她的头直接地偏向了左边,倒在了纪谨析的胳膊之上。

    纪谨析在感觉到右边肩膀承受了重量时,转头一瞥,面上还是那副冷漠的样子,却是没有将她推开,任由她一直枕着自己的肩膀。

    车子下了高速之后进程就变缓了,由于总是走走停停的关系,蓝若雪也醒了过来。

    刚一睁眼入目的就是一片纯黑,还有隐隐约约的淡雅香气,这种香气刚一溢入鼻端时,蓝若雪的脑子直接懵了,因为这种香味既不是古龙水的味道,也不是其他男士香水的味道,而是真真切切的龙涎香的味道。

    纪谨析居然用的是龙涎香!

    这种只会古代男子用的香料。

    刚认识纳兰睿淅那会儿,她总是千方百计地接近他,从靠近他身边的那一天开始,她就知道,纳兰睿淅喜欢龙涎香。

    想不到,现代居然也有这样的香?

    蓝若雪被龙涎香的味道刺激到了,倒是忘了自己竟是靠在纪谨析肩膀上的事实。

    以至于纪谨析开口跟她说话时,她仍旧处于神游的状态。

    “蓝若雪,你在想什么?”纪谨析连唤了几声之后发现蓝若雪没有回应他,遂伸手轻轻推了她一下。

    蓝若雪被他这么一推方才发现自己居然靠在他的肩膀上,那样的动作实在有些暧昧。

    她立时坐正身子伸手将耳前的一缕发丝别到了耳后,干咳两声之后才说道:“不好意思,我睡着了。”

    “嗯。”纪谨析应了一声,又问道:“我们已经下高速了,你家在哪里?”

    “在金水区荔枝路上,如果离您的家太远的话,您把我放在就近的地铁口就可以了。”

    纪谨析没有说话,但是蓝若雪瞧见他伸手调起了车载导航仪,画面切入之后直接对着她说道:“把你的地址输入进去按确认就可以了。”

    这就是拒绝她刚才的提议了?

    蓝若雪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照他说的做了。

    就这样,纪谨析直接将车开到了蓝若雪家楼下。

    金水区是老区,道路比较窄,卡宴这样的车行驶起来不算很方便,蓝若雪本想让他在路口停下的,但是纪谨析却坚持将她送到了楼下。

    车停稳之后,蓝若雪对着纪谨析说了一声谢谢,随后便打开车门下了车。

    纪谨析对她微微点了一下头之后便将车倒了出去。

    蓝若雪站在原处目送车子缓缓倒退,不由又想起了龙涎香的事,如果下次有机会再见纪谨析的话,还是想问问他,在哪里能够买到这种香味的香水。

    不为其他,只为了纪念。

    “若雪,那个男的是谁?”蓝若雪刚刚回身,一句问话便传入了耳中。

    蓝若雪回看着妈妈,夜色下,母亲的眼神有些凌厉。

    “他是我的一个同事。”她当然不可能告诉妈妈送她回来的人就是纪谨析,不然妈妈可能又会多想。

    之前她之所以不想让纪谨析送她回来就是担心出现这样的场景,不想,还是被妈妈看见了。

    蓝蓉眉尾挑了挑,隔了一会儿才说道:“不要跟他有更多的来往,他这个车挺贵的,应该是个有钱人。”

    “妈,我知道了,不会跟他有什么的。”

    纪谨析的世界从来与她不同,像他这样含着金钥匙长大的男人哪里能够瞧得上她?就算对她有好感,估计也是公子哥的玩耍消遣,她自是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他耗的。

    “嗯,”蓝蓉点了点头,又说道:“有钱的男人没几个是好的,若雪,你还是要找一个可靠的男人,这样他才会对你好。”

    “我知道。”蓝若雪知道父亲对母亲的伤害是永远也无法抚平的,她也知道母亲担忧的是什么,她上前挽着母亲的胳膊,笑着对她说道:“你放心啦,你女儿会很幸福的。”

    纪谨析开车直接回了纪宅,平时他都不住在大宅子里,而是住在位于市区的高档公寓之中,今晚之所以回家是因为母亲大人的召见。

    也不知母亲要跟他说什么事,遮遮掩掩的也不告诉他。

    一路驱车回了大宅子,将车停进车库之后就从车库直接乘电梯到了一楼。

    电梯一打开就瞧见客厅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个自然是他的母亲云苓,另外一个是桑佳静。

    云苓见纪谨析回来,脸上立时露出笑容,对着他招呼道:“谨析,你回来了,刚巧小静过来了,你过来坐会儿。”

    纪谨析在瞧见桑佳静的那一刻就能猜出母亲召他回来的原因,眉毛既不可闻地蹙了一下,他便说道:“今天去了一趟工地,出了些汗,我先上楼洗个澡。”

    说完这话,也不管云苓是否同意,就直接上了楼。

    “你……”云苓还想说些什么,就见纪谨析已经迈开长腿消失在了楼梯拐角处。

    桑佳静本是含笑的脸庞瞬时阴云密布,偏偏当着云苓的面,她还不能发泄出来。

    她长得漂亮身材又好,还是当红的一线明星,纪谨析究竟哪里看不上她了?

    纪谨析不给面子地直接上楼了,云苓也觉有些尴尬,转头对桑佳静笑着道:“一会儿他洗完就会下来。”

    桑佳静乖巧地点了点头,随后继续坐在客厅与云苓聊天。

    纪谨析洗完澡后直接去了书房,打开电脑之后直接工作起来,将楼下的桑佳静忘到了九霄云外。

    就这样工作了两个小时之后,有人在外敲门。

    “谨析,是妈妈。”

    “请进。”

    云苓端了一碗参汤进来,将汤放在书桌上后便垂首问道:“谨析,工作结束没有,妈妈有话跟你说。”

    纪谨析抬眼看着母亲:“您说。”

    因为重生的缘故,他不可能像其他孩子一样对母亲太过粘腻,但是,母亲与父亲对他的好,他是看在眼里的,所以,虽然感觉叫他们父母会不太舒服,却还是非常敬重他们的。

    这一世,毕竟是他们将他养大成人。

    对于纪谨析的恭敬,云苓早已习惯,她直接说道:“谨析,你也二十八了,老大不小,该是时候考虑结婚的事了。”

    纪谨析一听结婚两个字,眼神随之一暗,只回了两个字:“不急。”

    “谨析,怎么不急呢?你不想你自己也不考虑我跟你爸吗?现在公司都交到了你的手里,再过几年你爸就彻底退下来了,你让我们这两个老人整天待在家里大眼儿瞪小眼儿吗?”

    纪谨析看着母亲,表情十分认真:“就算我要结婚,对象也不能是桑佳静。”

    云苓没想到纪谨析回绝得这么彻底,她感觉有些想不通:“为什么不能是她?”

    “我不喜欢她。”他本来是不打算结婚的,但是一想到母亲刚才说的话,也觉得似乎应该找一个媳妇来陪陪她们,但是,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是桑佳静。

    “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我跟你爸结婚时不也没感情吗?现在不照样过得很好?”

    对于云苓的话,纪谨析说得很决绝:“我永远不可能喜欢她的。”

    因为她在桑佳静的目光中见到了林瑾珍的影子,那个让他恨之入骨的女人,即便她死了都不能偿还她所欠下的债。

    云苓被纪谨析眸中所迸射出来的寒意惊了一下,她不知道桑佳静究竟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为什么会让儿子散发出这样的眼光?

    ------题外话------

    亲们放心,桑佳静不是林瑾珍重生的,林瑾珍那么坏,俺怎么可能还让她再活一世?自然是下地狱去受折磨的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