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好书推荐平台

《包法利夫人》读后感(2篇)

发布时间:2017-06-01 11:53:19 有 个人喜欢了这篇文字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1、《包法利夫人》读后感:欲望的匮乏

福楼拜是一个很冷静的作家,读李健吾的译本,很能体会到这一点。往往短句干净利落,一点不拖沓,寥寥几笔就能够把人物和环境都刻画得入木三分——白描的功夫不简单。这种克制的笔法从表面上看,正好和爱玛·包法利的激情形成截然对比。福楼拜曾经说,他自己就是包法利。这句话并不好懂,我也不打算以此为线索搞懂福楼拜;目前,眼下,我只想谈谈包法利夫人。

包法利夫人的一生总是在不断追求自己的幸福——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但和“信仰上帝,献身魔鬼”的浮士德不同,爱玛总觉得她得到的幸福“不大对头”。不管是罗道尔弗、赖昂,当爱玛依偎在他们身边的时候,她短暂的片刻幸福在福楼拜的描述下,总是让读者感到不安。

包法利夫人似乎有些像唐吉珂德。她读才子佳人小说,并由此想象着有美满的爱情出现,因此,在现实生活中她一次次尝试着,将希望寄托在她的情人身上。是不是爱玛纵容了自己的情欲才使得她有那么悲惨的下场?未必。因为爱玛曾因妇道考虑而拒绝了赖昂,在他们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她也试图通过向上帝祷告来使自己的内心平静。可是,她没有做到。包法利夫人似乎一直为情欲所占据,而包法利直到她死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妻子早有外遇。那么,可不可以简单的概括说,爱玛灵魂中欲望压过了理性?

恰恰相反。有人认为小说揭示了完美理想与平庸现实之间的根本冲突,恐怕搞错了。与其说欲望的充盈使爱玛走到了最后的境地,不如说正是她欲望的匮乏才导致这一点。

从文学作品中了解到的所谓“幸福”爱情,成了一个巨大的无法逾越的欲望的他者:爱玛始终在这个没有办法跨越的屏障前确认自身——这是我,我得如此!赖昂和罗道尔弗也好,包法利也好,都不过是填补这个欲望的空洞的象征物,根本上,都是增补supplement。(当然,我并不是说三者之间没有区别,我希望探讨的是在爱玛的情感经历中无法明言的究竟是什么。)

这就使得爱玛和唐吉珂德站在了截然对立的两面:对于前者来说,现实生活中的情人可以给她带来“好像”小说中的完美爱情;对于后者而言,与风车作战“就是”实践着文学中宣扬的骑士精神。

齐泽克说过一句绝妙的话:“在世俗的十字架中辨认出崇高的玫瑰。”对乌托邦的实践,决不是站在“理论/现实”非此即彼的门前。爱玛无法像唐吉珂德那样,在现实中获得对欲望的肯定;她不断要求情人说爱她(罗兰·巴特在《恋人絮语》中指出,“我爱你”不是一个表态,而是一种重复),从反面表明其欲望的匮乏:爱玛需要不断的增补——言辞、动作,甚至“风月老手”罗道尔弗都觉得有些过分,赖昂甚至惊讶她的动作“从哪里学来的?”——因为,如果说欲望可以找到自身的形式(唐吉珂德、浮士德,甚至唐璜),那么欲望的空洞就只剩下形式的象征。

爱玛死得很痛苦,她因为没有欲望而死,她始终在说“这不是!”,而没有说过“这是!”。在这个意义上,《包法利夫人》的确不是浪漫主义的作品,但与其说是“现实主义”(有的评论者还加上“正宗”两个字),不如说是“反浪漫主义”的作品。也许,福楼拜说自己就是爱玛,说的是这种“反浪漫主义”的精神气质?

2、《包法利夫人》读后感:女文青别嫁经济适用男

毫无疑问,包法利夫人爱玛是个女文青。

她读了许多文风甜腻的浪漫骑士小册子,并把其精华融入了血液;当然,如果只读琼瑶阿姨的小说并不能算准文青,爱玛在被第一个情人抛弃的时候还读了些“适合于一位绝顶聪颖的女性阅读的好书”,像一些畅销类宗教伦理书籍,也就是自诩为行吟诗人的神学院学生和迷途知返的女才子所炮制的宗教色彩浓重的世俗小说;而在她与第二任情人互相腻味了的时候便“通宵达旦读荒诞不经的书,里面尽是些狂欢纵欲情的情景和恐怖流血的场面”:甚至于当她死后,租书店老板还向她老公讨三年的订费。

由此可见,包法利夫人必是女文青无疑。

而包法利先生夏尔却实实在在是个经济适用男:身高身材一般,发型传统,相貌过目即忘,性格温和,工资无偿上缴张老婆,不吸烟,不喝酒,不赌钱,无红颜知己,有支付生活费用的能力,从事医生这种技术类行业的工作。

最近,经济适用男人很受追捧,据说比金龟婿还抢手,但是经济适用男千好万好,并不是所有女人都适合,比如女文青,还就真不合适。

女文青大多生性浪漫,这是说得好听的,说白点儿就是幻想型的,成天做白日梦。比如爱玛,她一直向往一种纯粹的爱情,即使在旁人眼中看来这根本不是爱情而是肉欲,而在爱玛的认知中她是为爱而生的女人。她很容易以为找到了真爱,也很容易投入到一段爱情中而不在乎什么道德不道德,即使一段段所谓的爱情最后都变得满目疮痍,但她依然视而不见,在爱情这条路上没有什么能阻挠她,打不死,甚至愈措愈勇,只要是她认为的爱情她总能给自己找个说法儿。

所以爱玛并不是死于爱情失败,也不是死于羞愧、社会舆论流言蜚语什么的也根本伤不着她,因为在她自己的世界中并不存在这些问题,她的死,实实在在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虽然她是女人。

不管如何生活在幻想的世界中,总有与现实世界的交汇,钱便是一个连接两个世界的钮带。

如果爱玛是个有钱人,是个贵族,她依旧会在寻找真爱这条路上一直狂奔下去,永不后悔。但可惜,她只是个破了产的富裕农民的女儿,是个不求上进的乡村医生的老婆,她虽然在少女时代在修道院中学习过贵族女子的谈吐仪态,饱读过浪漫派作品,可是命运不济。

再说回那个经济适用男包法利先生,恐怕先天长得就比较平庸,没什么生活情趣,或者他认为的情趣爱玛并不屑,工作上也没什么长进,天天过同样的日子,但因为娶了个漂亮的太太便万事知足了。他这个人没什么脾气,也没什么主见,对太太言听计从,舍得给老婆花钱,即使弄得倾家荡产也再所不惜,而且戴了绿帽子也敢怒不敢言,就像爱玛死后他对他情敌罗多尔夫所说的:“我不怨你了,这是命运的错。”

当然,放现在,这个追捧经济适用男的年代,肯定会有姑娘说:“哇,这种男人太完美了!”碰上一老老实实过日子的姑娘这男人当然不错,可如果不是他碰上了爱玛那样漂亮、强势的女人,他会呈现出这么个男人的面貌吗?老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夏尔在面对他那个前妻老寡妇爱洛依兹的时候,即使同样蔫头耷拉脑,但“大胆的欲望不买怯懦行为的账”,他还是三天两头往待字闺中的爱玛那儿跑。

所以,再怎么向往别人的日子也是痴人说梦,同样的日子放在不同的人身上,味儿也不一样了。

那个神神叨叨的伍迪·艾伦曾经写了个小段子,大大揶揄了一下包法利夫人,故事是关于魔法的,一秃顶大腹的中年男子因为厌倦了与妻子的生活,于是借助魔法把意淫变为现实,去到了《包法利夫人》书中偷欢,后来又大胆的把爱玛带到了现代社会,爱玛当然又满心欢喜的投入了这段奇异的爱情,但没过多久俩人就互相看不顺眼了,焦头烂额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情人爱玛弄回了书中,爱玛走的时候不忘了带上一盒盒现代的名牌服装。

其实每个女文青都自视是脱俗的,都大有一股视钱财如粪土的劲头,都会大声宣布只要爱情不要面包,爱玛也如此,她并不贪图钱财,她没要过地主罗多尔夫和书记员莱昂一分钱,还想办法从她那并不富裕的老公那弄钱贴她的情人,送情人昂贵的礼物,甚至不惜去借高利贷。但实际上,在心底,她的“贪财”野心更大,她要像贵族一样过纸醉金迷的日子,所以她想跟罗多尔夫私奔,甚至想嫁给他,同样的道理,她并没想过跟莱昂天长地久,因为莱昂只是有色而没钱。

她不贪小钱,只是想一劳永逸。

所以,女文青,其实也并不只是女文青,这只是一种方便的说法,实际上一切像爱玛这样的女人,想用结婚而改变生活条件、状态的女人,还是别嫁经济适用男了,省得害人害己。

结婚不是冲喜,也没办法转运。

《包法利夫人》读后感(2篇)
《包法利夫人》读后感(2篇)

福楼拜是一个很冷静的作家,读李健吾的译本,很能体会到这一点。往往短句干净利落,一点不拖沓,寥寥几笔就能够把人物和环境都刻画得入木三分——白描的功夫不简

一本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