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拿》读书笔记

作者:毕飞宇

《推拿》小说导读

盲人的生活里有自卑有自暴自弃,但是更有自强自立,毕飞宇创作的《推拿》讲的是一群盲人,看这群失去了光明的人如何工作学习,如何恋爱,如何在遭遇失明的打击后,重新振作,又如何在工作中遭遇区别对待。长篇小说《推拿》出版后连获《小说选刊》首届“中国小说双年奖”、《人民文学》奖、新浪“年度作家”、《当代》年度最佳长篇小说、台湾省《中国时报》开卷好书奖。《推拿》获得2011年第八届茅盾文学奖。 《推拿》对盲人世界的描摹彻底而又生动,有效地发掘并呈现了新的人际。Q猪推出《推拿》读书笔记,欢迎阅读

推拿故事梗概

  • 没有光明的世界是沉默的,这是我们所谓正常人对另一个世界的最初遐想。在那个没有色彩的世界里,是否还有漩涡和暗流,有欣喜和欢笑,我们不知道,也没有机缘去了解。直到毕飞宇的小说《推拿》面世,它打开了一扇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门。

    小说围绕着“沙宗琪推拿中心”一群盲推拿师展开。推拿中心里每一个盲人推拿师或多或少都有一段正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生活。他们的世界是沉默的,先天失明盲人们的无声无息是由于对整个世界的隔膜和敬畏,在于自己始终无法和谐地融入一个被健康人标准化了的世界。

    他们小心翼翼地争取自我的独立和尊严,为了可能的尊重,他们殚精竭力:身体强壮的王大夫,为游手好闲的弟弟划开了自己的胸膛,于是鲜血、自尊和耻辱一起喷薄而出;音乐天才都红如同传说中的盲乐师一般,任何曲调,旋律,她听过就能哼唱,能弹奏。音乐对于她,就如同鱼会游泳,鸟会飞翔一样,是一种本能。然而,盲乐师到了现代社会,却无法安心追求高妙的神乐。

    她的音乐老师、她的听众所期待的只是一场作秀。在慈善晚会上,哪怕弹得荒腔走板,就像黑人演员单靠肤色就能赢得白人喝彩那样,观众们依然会献给“可怜的小都红”热情的掌声。

    都红愤怒了。她抛弃自己的音乐天赋,宁可中途改学不擅长的推拿,也不肯充当别人同情的对象;而张宗琪的生活更近乎悲剧,幼年被威胁所包裹的人生,让他永远处于被毒死的恐惧之中……他们和世界的紧张、疏离和不协调,来自于世界里面没有光亮,于是他们不得不磕磕绊绊、不得不小心翼翼,惧怕自己轻易成为一个笑话、一个耻辱、一个阴谋的牺牲品。

    后天失明的盲人呢,他们经历过正常的人生,心态会不会更好?似乎不是,他们“没有童年、少年、青年、中年和老年。在涅槃之后,他直接抵达了沧桑&rdqu

推拿摘抄

  • 1、我们这个不叫按摩。我们这个叫推拿。不一样的。--毕飞宇著小说《推拿》

    2、“自食其力”,这是一个多么荒谬、多么傲慢、多么自以为是的说法。可健全人就是对残疾人这样说的。--毕飞宇著小说《推拿》

    3、在残疾人的这一头,他们对健全人还有一个称呼,“正常人”。正常人其实是不正常的,无论是当了教师还是做了官员,他们永远都会对残疾人说,你们要“自食其力”。自我感觉好极了。就好像只有残疾人才需要“自食其力”,而他们则不需要,他们都有现成的,只等着他们去动筷子;就好像残疾就只要“自食其力”就行了,都没饿死,都没冻死,很了不起了。去你妈的“自食其力”。健全人永远也不知道盲人的心脏会具有怎样彪悍的马力。--毕飞宇著小说《推拿》

    4、盲人其实最不适合“死读书”了。健全人再怎么用功,再怎么“夜以继日”,再怎么“凿壁偷光”,再怎么“焚膏继晷”,终究还有一个白天与黑夜的区别。但是,这区别盲人没有——他们在时间的外面。还有一点,健全人的眼睛在阅读久了之后会出现疲劳,这疲劳在盲人的那一头是不存在的,他们所依仗的是食指上的触觉。——沙复明就“没日没夜”地“读”了,他读医,读文,读史,读艺,读科学,读经济,读上下五千年,读纵横八万里。他必须读。沙复明相信王之唤的那句话,“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这两句诗谁不知道呢?可是,对沙复明来说,这不是诗。是哲学。是励志。一本书就是一层楼。等他“爬

推拿读后感

  • 《推拿》是毕飞宇创作中一部极为特殊的小说,黑暗中,它细细地引领你,穿越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到达人性最共通却又最不为人知的隐秘角落。

    这种叙事淡然而无极,其“漂白过了的洗练”在细节处理上可以和《红楼梦》相比较。

    毕飞宇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徐不疾,一件一件给你解释,那么有耐心,又是那么调皮。习以为常的东西在他的笔下有了新意,被人遗忘的部分重塑得可触可摸。他教会我们重新感知,发现最为平常的情感原来也可以这样动人。

    无论中西,明眼人作家写盲人多少有点“隔”,为了克服这“隔”,惯常是将小说写成象征或预言,是升华也是闪避。毕飞宇闭上眼睛,反其道而行之,老老实实“让盲人在小说中过日子”,遂成就了一步非凡脱俗的大器之作。小说一起无以伦比的细腻而熨帖的文笔,饱满而生动的叙述,写出一群盲人在急剧发展的都市丛林中的艰辛奋斗、日常劳作、梦想与尊严:在没有光的所在也要好好活。

    《推拿》是一部特殊的小说,它拥有超乎一般的细致绵密的语言,令人惊讶的敏感纠结的情感,小说外表沉默、内心绚烂;它平缓多过激烈,温情多过残酷,却又让无奈与悲凉相伴相生。就像一条静默的河流缓缓流过,有漩涡,也有温度,夹杂着无奈也携带着沧桑。

    被誉为“最了解女性的男性作家”的毕飞宇首次涉足盲人题材的写作,摒弃了同情与关爱,本着对盲人群体最大的尊重与理解,描述了一群盲人按摩师独特的生活,细微而彻底,真正深入到了这部分人群的心灵。

    书中强调,和正常人一样,残疾人、盲人有着和我们一样的爱恨情仇和酸甜苦辣,有着同样需要尊重和关注的精神世界和生活世界。《推拿》最大的意义在于,写出了残疾人的快乐、忧伤、爱情、欲望、性、野心、狂

推拿写作背景

  • 盲人医疗按摩备受人们青睐,但前提是技师必须掌握了专业按摩技能,当然也这就需要对盲人医疗按摩人员进行专业考核的监管,保障客户利益。

    据了解,目前中国视力残疾人超过1200万,从事或有条件从事盲人医疗按摩工作的有3万余人,每年从全国近60所大中专院校、特教院校毕业的盲人按摩专业人员有2000余人。

    一直以来,盲人因为视觉障碍无法获得从医资格,大多数盲人只能在保健机构从事保健按摩工作,无论从收入还是社会地位来看都属于弱势群体。通过开展盲人医疗按摩人员考试,则可使盲人按摩师获得从医资格,按摩工作也从“保健”上升为“医疗”。

    1、盲人按摩和医疗按摩的区别

    按摩是中医的一种传统疗法,具有悠久的历史,其疗效早被世界医学界所公认,利用按摩作为一种保健手段,从而滋生了保健按摩这一新兴行业。

    目前我国盲人参加保健按摩的人数居多,但仍有相当一部分从事医疗按摩,两种按摩要求大相径庭:

    第一,保健按摩要求较简单,只需参加按摩培训班学习,完成课程经过考核并取得上岗证后即可投入工作;医疗按摩则要求较高,需受过较长时间的专业技术学校学习和医院临床实习,通过严格考试成绩及格者获发毕业证书后才可从业。

    第二,保健按摩从业者的服务对象是一般客人,他们只求达到消除疲劳,防病保健的目的,要求按摩师了解按摩的基础知识和掌握基本的手法操作即可;医疗按摩从业者直接面对的是病人,按摩师需要经过系统训练,精通中西医知识,熟练运用临床实操技术,这样才能对疾病做出正确诊断,辩证施治,以求取得最佳的疗效。

    然而,我国对盲人医疗按摩和保健按摩的区分并没有明显界线,两类按摩往往混为一谈,只是表面地根据按摩师工作的场所而定,在医院工作的就被当成是医生,在保健

小说《推拿》介绍
推拿

书名:推拿

作者:毕飞宇

国家:中国

出版日期:2011年人民文学出版社

一本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footfetishoffice.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