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宝滟送花楼会》读书笔记

作者:张爱玲

《殷宝滟送花楼会》小说导读

殷宝滟的爱情烦恼是爱上了罗潜之教授。罗教授有老婆孩子,当时在学校教音乐史。宝滟偶然结识了罗教授,并三天两头往教授家跑,帮他翻译音乐史。二人逐渐产生火花。教授不离婚,而她喜欢教授但不愿意嫁给他,两人处境为难。爱玲听后,给宝滟开出一个药方:赶快爱上另一个人,如果这样不行的话,就离开上海到内地去。Q猪推出《殷宝滟送花楼会》读书笔记,欢迎阅读

殷宝滟送花楼会故事梗概

  • 《殷宝滟送花楼》说是小说,当散文看也可以,是第一人称写法,而且叙述者“我”就是一个名叫“爱玲”的作家。且说这日“我”闲居在家,突然有并不熟悉的校花同学抱花来访,坐下来就说她的爱情,她与一个音乐教授罗先生恋爱始末。

    张爱玲不无刻薄地刻画了这位校花同学的矫情与空虚。与其说她是来倾诉,不如说她是来炫耀,炫耀她有一份让她无聊的小灵魂变得厚重的伟大爱情。

    同《色戒》里那位校花王佳芝一样,殷宝滟不满足于只是做个美女,她有野心去占据更伟大的制高点,王佳芝投身革命,殷宝滟则偶尔认识了罗先生之后,天天去他家跟着他学习她不得要领的音乐史。

    这位罗先生,古怪、贫穷、神经质,但他在美国欧洲都读过书,法文意大利文都有研究,对音乐史非常精通。他谁都看不起,对女人总是酸楚与怀疑的。但殷宝滟是个美女,是个离他很近很热切地跟他学习音乐史的美女,他放弃了因为害怕被拒绝先摆出来的那种酸楚怀疑,爱上了她。

    她一开始的态度是“我再没有男朋友也不会看上他吧”?可他那对全世界都白眼向青天的架势,使他的爱,变成了一枚勋章,获得者是很难不骄傲的——她渐渐也觉得受用了。

    她收到他与众不同的情书:“在思想上你是我最珍贵的女儿,我的女儿,我的王后,我坟墓上的紫罗兰,我的安慰,我童年记忆里的母亲。我对你的爱是乱伦的爱,是罪恶的,也是绝望的,而绝望是圣洁的。我的滟——允许我这样称呼你,即使仅仅在纸上……”

    她过去收到的那些贫乏小男生的信怎能相比?

    “没有爱及得上这样的爱”,而且她以为这爱是可控的,是&

殷宝滟送花楼会摘抄

殷宝滟送花楼会读后感

  • 关注张爱玲,始于那句"生命是一袭华美的长袍,上面爬满了虱子。"她的生命确如一袭华美长袍,只是我总不能释怀那上面爬满虱子。我多么希望,能在字里行间找到一丝明朗,证明她阴晦幽怨的世界还有我们不曾发现的温婉明媚。

    我读她的每一部作品,一遍遍,孜孜不倦,并不是深爱那些情节和人物,只是我想更懂她。在我们还不识愁滋味的年纪,就已看透世间的沧桑和凉薄。直到今天,我也面对不可回避的成长,也终于不得不在前行中一次次碰壁,隐忍、乐观、小心翼翼接受社会和生活不经意间抛过来的让人感觉痛苦、失望、屈辱的不定时炸弹。磨平棱角确是一件无比痛苦的事,我同情张,但更多的是羡慕,她甚至纵容她的棱角,横亘恣肆。而我们,今天的我们,即便痛苦,却也无一例外地蜕变成圆球状。

    殷宝滟进门时,带来大束苍兰、百合、珍珠兰。张有些诧异,心想,女人与女人之间,又不是探病。殷与张并非熟识,泛泛之交,殷来拜访时送花本属礼貌,无可厚非。可张却顿觉不习惯,她的骨子里,终究还是淡漠的,任何时候都不忘清高孤傲,拒人于千里之外。

    殷立在门口,张看她,是极美的,美得落套的女人,大眼睛小嘴,猫脸圆中带尖,青灰细呢旗袍,松松笼在身上。这本是极高的赞誉了,张又说,有一点儿老了,但是那疲乏仿佛与她无关,只是光线不好,或是"我"刚刚看完了一篇六号字排印的文章。或许在张的眼中,光鲜了一生的殷,随着其斑驳的舞台剧逝去的同时,她的美也落套了、疲惫了。

    张成了很好的听众,这必定是极少数的情况吧,她那么喜欢离群索居,我差点以为她天生喜欢寂寞。难得殷寄予其如此信任,缓缓倾吐、娓娓道来、声泪俱下。张此时只是个旁观者,站在高处,清楚地、调皮地审视着殷,笔调轻松诙谐。"她红了脸,声音低了下去。

    她举起手帕来,这一次真的擦了眼睛,而且有新

殷宝滟送花楼会写作背景

  • 1939年起,傅雷与刘海粟妻子成家和的妹妹成家榴发生婚外情。张爱玲将此事写成了小说《殷宝滟送花楼会》。张爱玲为何要对傅雷下刀,他们究竟为何交恶?

    傅雷的出生

    傅雷1908年生于浦东,家道殷实,据他写于1957年“反右”运动中的《傅雷自述》,傅家原有田400余亩,1948年时还有200余亩。傅雷4岁时父亲入狱惨死,24岁的寡母将其拉扯大。

    傅雷母亲性格刚烈,“常以报仇为训”,所以傅雷童年“只见愁容,不闻笑声”。一次傅雷在外玩耍时间过长,母亲要把他扔到河里;因成绩不佳,母亲曾滴热蜡烫他肚皮,由此养成傅雷孤傲、叛逆、暴躁的性格。在小学和中学,傅雷分别被开除过一次,后因参加学生运动差点入狱,考入大学后,又闹着要退学,1927年,母亲只好送他自费留法。

    在法国,傅雷结识了赴欧游学、考察的刘海粟,多次为其担任口译,傅比刘小12岁,但艺术理念接近,结为挚友。傅雷赴法前,在母亲要求下,与14岁的表妹朱梅福订婚,但到法国后,爱上了法国女子玛德琳,便写信给母亲要求退婚,托刘海粟寄回国内。不久,傅雷发现玛德琳与多人保持恋爱关系,愤而分手,并差点自杀,幸亏刘海粟早有预感,私自把那封信压了下来。

    1931年秋,傅雷与刘海粟同船回到上海,初期就住在刘家中,10月,出任上海美专校长办公室主任,而刘海粟是校长。

    刘海粟请俞剑华来校任教,并在学校走廊中挂出俞的10多幅画,傅雷看到后,立刻下令:“这些画没有创造性,才气少,收掉!”因两人头天见过面,傅雷看了俞剑华的讲稿,当面说俞只会抄书。刘海粟欲从中劝解,但傅雷并不领情,说:“没有闲工夫和抄书匠啰唆!”

    回国后,傅雷与朱梅福结

小说《殷宝滟送花楼会》介绍
殷宝滟送花楼会

书名:殷宝滟送花楼会

作者:张爱玲

国家:中国

出版日期:1944年11月

一本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footfetishoffice.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